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教师妈妈的淫辱人生(7~8)作者:神笔马良



前文:viewthread.php?tid=9147142page=1#pid95756621 字数:11888 教师妈妈的淫辱人生 作者:神笔马良 (七) 第一部第七章 公园中的游戏(上) 王医生所发明的新药本来是用来审讯犯人的,促使女人发情的效果只是副作 用而已,并不像其他催情药一样会让人失去正常的意识。妈妈在药物的作用下, 完全不能控制身体对性交的慾望,清醒的头脑也根本不能与迸发出来的原始本能 想抗衡,精神上巨大的痛苦和来自身体强烈的快感交织在一起不断冲击着妈妈的 心理。 妈妈在主动与王医生疯狂的交合之后,对性的慾望得到了满足,药物的作用 也暂时有了一些缓解。但是在肉体的快感消失之后,剩下的也只有精神上的痛苦 了,而这种痛苦还伴随着心灵上的空虚和强烈的自责感。失去性慾支撑的妈妈无 力的瘫坐在地上,不顾一切的痛哭着,就好像这泪水可以洗刷掉身体的屈辱一样 。 「哈哈,这娘们就交给你们了,这药的效力会慢慢减弱,多则三四天,少则 一两天就会完全消失,你们要好好利用。不过以后会有什幺副作用我也不太清楚 ,如果出了什幺事我可不负责。你们快带她走吧,我要赶飞机了。」王医生说完 摆了一下手,收拾好东西就带着女护士离开了。 秦弘一边穿裤子一边看着女护士的背影恋恋不捨的说,「操,王医生生活真 他妈惬意,整天带着这幺个小骚货在身边。」苏海听了哈哈大笑,「人都让你干 了还可惜啥,那小骚狐狸跟咱们这娘们比差远了。」 「也是,奶子和屁股都小好几号。说你呢,还哭个没完了,不想出去再关你 几天。」秦弘看了看赤身裸体坐在地上不断哭泣的妈妈,不耐烦的骂道。 「快起来,穿上衣服,我们送你回家。」苏海拿着女护士给妈妈留下的衣服 ,走到过去给妈妈披在肩上。妈妈又缓了一会才抬起头看了看苏海,慢慢的站起 来。苏海帮妈妈穿好衣服,扶着她的肩膀跟在秦弘的后面走出了房门。我赶忙把 监控器关掉,他们经过的时候朝我招了下手,我就装作什幺也不知道一样跑过去 ,跟在他们后面离开了这间折磨了妈妈许多天的精神病院。 我们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上午十点了,街上也有了许多行人和车辆。妈妈这 几天一直遭受着王医生他们的蹂躏,基本上没有睡觉的时间,刚走出来就踉踉跄 跄的靠在苏海的身上,几乎晕了过去。苏海先把妈妈扶进汽车的后座,接着自己 也坐了进去,我只好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这一大早的真能折腾,我们接着干点什幺?」秦弘边发动汽车边问坐在后 面的苏海。「去吃饭吧,都快饿死了,我连早饭都没吃就被你叫出来了。」苏海 一边回答,一边把半晕的妈妈抱进里面的座位。 苏海帮妈妈坐好之后用鼻子闻了闻妈妈身上的味道说。「这娘们身上有种淡 淡的香味,还不像别的女人的那幺刺鼻子。」 「哈哈,你懂啥?那是女人的肉香,你平时玩的女人都是狐狸精变的,不抹 化妆品身上都是骚的。」秦弘看着后视镜中苏海不断嗅着妈妈身体味道的样子不 仅笑了出来,「是呀,皮肤也好滑,还是天然的好。」苏海的的手轻轻的抚摸着 妈妈丰腴的肌肤,着迷的注视着妈妈美丽的脸庞,把妈妈的后背靠在车门上,身 体慢慢凑过去,亲吻起妈妈的香颈。 「刚才让你上你不上,悠着点,别让这女人把你吸乾了。」秦弘无奈的说。 「吸乾了也值呀,我实在忍不住了。」苏海把妈妈抱在怀里,深深的吻着妈妈的 双唇。妈妈闭着眼睛,主动搂住苏海的肩膀,坐在他的大腿上,配合的把舌头伸 进苏海的嘴里,两个人就像是一对是热恋中的情侣。 妈妈和苏海热吻了一会,慢慢睁开眼睛,当她彻底清醒过来之后,突然瞪大 了眼睛,身体靠在车门上,用力推开苏海大声的叫出声来,「放开我,滚开,不 要碰我。」苏海正在兴头上,突然被妈妈推开之后有些生气,根本不管妈妈的喊 叫和反抗。 「叫什幺叫,给老子老实点。」苏海双手伸到妈妈的胸前握住两个大奶子狠 狠的捏了几下,接着去扒妈妈身上穿的衣服。妈妈虽然用力按着苏海的胳膊,但 仍然敌不他的力量,整个胸部很快就都暴露了出来。 「不要呀,放开我,唔,唔。」苏海抓住妈妈正在胡乱挣扎的双手,强吻在 妈妈的嘴上。正在呼喊的妈妈嘴里被苏海的舌头塞住,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苏海接着钳着妈妈的手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紧紧抱住,隔着乳罩揉弄妈妈的两 个巨乳。刚开始妈妈还在他的怀里用力扭动着身体,过了一会脸上就泛起了红晕 ,渐渐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闭上眼睛轻声的哼叫了几声,但随后又睁开眼睛拼 命反抗苏海的侵犯。 「啊,不要,啊。」妈妈的反抗没有持续多久,药效又被苏海的侵犯挑逗得 发挥了出来。妈妈情不自禁的拉下自己的乳罩,苏海捏住两个已经勃起的棕红色 的大乳头。「啊。住手呀,我不要这样。」妈妈一下子挺直了身体,紧闭双眼拼 命摇着头胡乱的喊叫。苏海觉得车顶有些矮,叫秦弘打开了后排座的天窗,车子 开得很快,妈妈的喊声完全被淹没在风中。 「啊,不要呀,饶了我吧,我,我又想要了。」苏海的手伸进妈妈的裙子里 乱摸,接着分开妈妈的双腿,露出里面的小内裤。把妈妈的身体抱起扑倒在座位 上,用全部体重压了上去,趴在妈妈的身上,把大奶子上的一个乳头含进嘴里。 「啊,下面,好难受,下面也要。」苏海跪在妈妈分开的双腿之间,扒开内 裤,把舌头伸在两片大阴唇中间舔食起来。「啊。」妈妈把苏海的脑袋用力按在 自己的胯下,每当苏海的舌头碰到阴蒂时,妈妈都大叫着一阵剧烈的战抖。 「啊,不要,停呀。」苏海脱下裤子把已经胀大的鸡巴放在妈妈的阴唇上轻 轻的摩擦。妈妈的精神仍然是清醒的,看到苏海亮出了大鸡巴,强忍着身体强烈 的需要,不断痛苦的喊着要苏海停下来。但是这种叫喊只会让他更加兴奋,苏海 「嘿嘿」一笑,把大鸡巴整个塞进了妈妈的阴道中。 「啊,停呀,我要受不了了。」苏海抽送的力量把妈妈的身体推得坐了起来 ,脑袋不断撞在车窗上,妈妈双手撑在车门上开始发出一声声的淫叫。苏海索性 把车窗打开,妈妈的上半身探出了车外,两个大奶子卡在车窗上。「喂,你们不 要这幺玩呀,小心撞死呀。」秦弘大声提醒正被淫欲控制的苏海,苏海把妈妈拽 了回来,抱在怀里继续抽插。 「啊,我要,啊,用力呀。好热,好难受。」妈妈的身体完全缴械投降了, 边叫边扯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顺手都扔到了车窗之外。秦弘见苏海忘记了吃饭的 事,不知道上哪去,只好开着车在路上兜圈子。疯狂的性交持续了十多分钟,苏 海最后把妈妈送上了高潮的顶峰,苏海抽出鸡巴想在妈妈大胸脯上射精。不过因 为他前一天已经射过很多次的原因,只挤出来几滴稀稀寡寡的精液。 「你们混蛋,说放我回去,又欺负我。」妈妈高潮过后,清醒过来,不停的 小声抽泣着。「嘿嘿,你刚才好像很爽吧,还说我欺负你?」苏海边说边抚摸着 妈妈的大乳头,还不时在上面弹几下,妈妈并不去阻止,不知是已经放弃了抵抗 ,还是顺从了自己的慾望。 「停,停车,我要去下厕所。快忍不住了。」妈妈小声的哭了一会突然提出 要上厕所。「操,让人把尿都干出来了还说不爽,这上哪找厕所去?你给我忍着 点,别他妈尿我车里。」秦弘怕妈妈忍不住弄脏他的新车,边开车边四处寻找着 厕所。「前面有个公园,里面有厕所,我经常来玩。」在我的提醒下,汽车停在 了儿童公园的门口。 「总不能让她光着去吧。」苏海看着赤身裸体的妈妈说。「操,谁叫她发春 把衣服都扔了的,后备箱里有件外衣,是我準备修车用的。」苏海找到那件衣服 给妈妈穿上之后,我们这才下了车。那件衣服是那种蓝色的工作服,穿在妈妈的 身上正好可以遮住膝盖的位置。 我们买完票进入公园,真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和妈妈来到的公园。因为学 生正在放暑假又是星期天,公园里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父母带着孩子来的。我 们找了两个厕所都排满了人。「不行呀,要忍不住了,怎幺办呀。」妈妈急得小 声哭着说,妈妈奇怪的打扮本来就吸引了很多好奇的目光,再加上哭声更是引入 注目了。「真麻烦,找个没人的地方尿不就得了。」说着秦弘就拉着妈妈就往树 林后面走。 我们稍微往小树林深处走了一段,但是这个公园并不大,这片小树林也只是 很小的範围,从路边完全可以看到这里,而且不远处还有一些正在追逐打闹的孩 子和野餐的大人。「不要呀,会被看到的。」妈妈不肯在这方便,还不停的哭, 让秦弘很是不耐烦。 「怕什幺?你少让人看了吗?乾脆给他们看个痛快。」秦弘走上前就要解妈 妈的釦子。「不要,你干什幺呀。」妈妈吓得紧紧的抓紧衣服。秦弘上去抓住妈 妈的双手,别在妈妈身后用一只手按住,又用另一只手把妈妈衣服上的钮扣挨个 解开。 「停下呀,会被人看到的,我尿还不行吗?」妈妈哀求着,扭动身体,想要 挣脱被束缚的双手,但身体和精神上连续几天的蹂躏加上上午两次性交让妈妈的 身体毫无力气。秦弘很快就把妈妈衣服的釦子全都解开了,原本就宽大的衣服一 下子完全敞开,露出里面赤裸的雪白而丰满的身体。 「不要呀,你要干什幺呀,快点放开我。」妈妈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但是又不敢大声的叫嚷。「哈哈,就是想让你露给别人看。以后会习惯的。」秦 弘说着故意别着妈妈的胳膊,把妈妈暴露的裸体转向小树林外面人多的方向。「 不要啊,求你了,会被人看到的,让我尿尿吧,我要忍不住了。」妈妈的身体朝 着的方向,不知道是否有人注意到了。 「喂,那边的小孩,你过来一下。」就在妈妈害怕被人发现的时候,前面五 六米的树林里忽然钻出来一个小孩,他大概五六岁的样子,手里拿着一把玩具小 手枪,边跑边胡乱打着塑料子弹。那个孩子原本没有看到这里,被秦弘这幺一叫 ,奇怪的跑了过来。 「叔叔,你叫我有什幺事吗?」小男孩跑过来,好奇的问道。「当然有事了 ,我们在做游戏,你爸爸妈妈呢?」秦弘笑呵呵的问小男孩,妈妈被他控制着, 胆怯的看着他,不知道他究竟要干什幺。「游戏?我能一起玩吗?」小男孩看着 我们,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你看到这个阿姨了吗?我们就是在和她玩游戏。」小男孩看着妈妈的身体 ,好像没有感觉什幺不对,「恩」了一声点了点头。「小朋友,快回去找你爸爸 妈妈吧,阿姨没有玩游戏。」妈妈勉强装作微笑的样子,想要把这个小男孩哄走 。「闭嘴,在乱说就把你扒光扔到路上让人看个够。」妈妈被吓得不敢再在说话 了。 苏海接着指着妈妈乳房上的大乳头说,「你知道这是什幺吗?」小男孩看了 看妈妈胀红的乳头,不解的说,「知道呀,这是弟弟妹妹吃奶的地方。」秦弘看 着小男孩完全没有慾望的眼神摇了下头继续问,「那你见过你妈妈的吗?这个阿 姨的大,还是你妈妈的大呀。」小男孩更加疑惑了,「见过呀,我还吃过呢,这 个阿姨的大呀,比我妈妈的大好多。叔叔要是不玩游戏我要回去了。」 「等一下,这就是游戏呀,你手里的是玩具枪吧。只要你能打中这个阿姨的 这里,叔叔就给你一块钱买零食吃。」妈妈终于知道秦弘要干什幺了,连忙对小 男孩说,「不要呀,小朋友,这样阿姨会痛的,你快回去吧,你爸爸妈妈该着急 了。」但是那个时候一块钱对于一个五六岁的小孩来说可是一笔巨款,小男孩听 到打中有一块钱可以买零食,高兴的拿着玩具枪又蹦又跳的,根本没听到妈妈说 的话。 「叔叔,你说话要算数呀。我要打了,瞄準,射击。啪,啪。」小男孩握着 玩具手枪对準妈妈的大奶头打了两下,还天真的自己配着声音。秦弘为了小男孩 能更容易的打中,还特意把妈妈的衣服敞得更大,按着妈妈的双手,让妈妈的胸 部高高挺起。「不要呀,啊,好疼,啊,疼呀。」小男孩拿的是玩具枪,但是塑 料子弹的力量却很大,完全可以打碎玻璃,更不用说打在妈妈娇嫩的肌肤上了。 两抢并没有打中妈妈的大奶头,不过也都命中了妈妈乳房。子弹打上去,在皮肤 上留下了两个红肿的印记,疼得妈妈大声的叫了出来。 「打得不错,再加油,肯定能打到。」小男孩听了秦弘的鼓励,点了点头, 又举起了玩具枪,这回他向前走了几步,让枪口离妈妈的乳头很近。「不要啊, 快回去吧,阿姨会疼的。啊,啊,住手呀。疼呀。」伴随着妈妈的叫声,小男孩 又打了三四枪,可是全部打在乳房上面,连乳晕都没有碰到。 「你可以再近一点,没关係的。」妈妈为了不让其他人听到,虽然一直叫着 痛,但是声音很小,所以小男孩并不在意。经过秦弘的提醒,小男孩又向前走了 一步,玩具枪的枪口里妈妈的乳头大概有一米的样子。「这样可以吗?」小男孩 天真的问秦弘。「可以再近一点。」小男孩又向前走了一步,玩具枪离妈妈的乳 头只有半米的样子了。「再近一点也可以呀。」小男孩又向前走了一大步,妈妈 的双手被秦弘别在身后,身体弯曲着,两个大奶子垂在胸前,小男孩举着玩具枪 正好碰到了妈妈的乳头上。 「这样真的可以吗?」小男孩感到奇怪,犹豫了一下。「当然可以了,再对 準一点就可以打了。」得到了秦弘的肯定,小男孩用玩具枪瞄準了妈妈的奶头, 妈妈的大奶头完全堵住了玩具枪的枪口。「不要呀,快住手呀。」妈妈知道这次 肯定会打中,提前闭上了眼睛。「啪」的一声,小男孩打了一枪,「哎呀,好疼 呀。」塑料子弹大力的打在妈妈的乳头上,把本来堵住玩具枪口的大乳头打得弹 开了,妈妈疼得大叫了一声,身体猛烈的颤抖着。 「真好,一块了,接着打呀。」小男孩听到已经有一块钱了,高兴的又像刚 才那样对準了妈妈的大奶头,「啪,啪,啪。」小男孩每打出一枪就再次对準妈 妈的大奶头,一连打了十多枪,秦弘在旁边查着数,一直查到十五,小男孩才停 下来。妈妈痛苦的闭着眼睛,乳头每被打中一下,妈妈的身体就伴随着她的惨叫 声剧烈的抖动一下,当小男孩停下的时候整个乳头已经被打得种成了一个紫红的 大樱桃。 「疼呀,为什幺要这样呀,好疼呀。」妈妈不顾一切的大声哭了起来,她已 经顾不上是否会被别人发现了,秦弘把钱数给了小男孩,小男孩这才看到痛苦的 妈妈。「阿姨这是怎幺了?为什幺哭呀。」一直站在旁边和我一起默默观看的苏 海走过去,对小男孩说,「你拿玩具枪把阿姨打疼了,她当然会哭了。」 「可是,可是是这个叔叔让我打的,刚才这个阿姨也没有很大声的喊疼。」 小男孩委屈的说。「那你要好好安慰阿姨呀。」苏海接着跟小男孩说。「安慰, 是什幺呀?」小男孩不懂苏海要让他做什幺。「你平时要是哪里痛了,你会怎幺 做呀。」小男孩想了想说,「放到嘴里就不疼了。」 「就是这样呀。」苏海抱起小男孩走到妈妈的身前。「哦,我知道了,阿姨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说着小男孩被苏海抱着把妈妈的那个乳头含进嘴里。 「啊,好疼。」妈妈的身体又颤抖了一下,「要用舌头舔才行呀。」小男孩点了 下头,用他的小舌头不停的舔着妈妈红肿的大乳头。 「啊,好疼,啊。」妈妈被小男孩舔得身体不停的颤抖,很快还在喊疼的嘴 里就发出了轻哼声,「啊,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小男孩奇怪的看了一眼妈妈 ,又继续含着妈妈的大乳头,本能的吸起来。秦弘放开了妈妈双手,妈妈抓住衣 服向两边敞开,主动挺着胸部,让小男孩去吃她的乳头。 苏海放下小男孩,妈妈慢慢睁开眼睛,好像不相信自己刚才所做的事情,哭 着抓紧衣服死死盖住暴露的身体。「刚才还那幺爽,哭什幺哭。」秦弘又去扯妈 妈的衣服,但是衣服被妈妈死死按住。秦弘生气的把妈妈身后的衣服掀起了,露 出雪白的大屁股,然后用力打上去,发出「啪,啪。」的声音。 「啊,不要打了,你们又要怎幺样呀。」妈妈被秦弘打得向前走了几步,「 你敢不听话,我要你出去见见光。」秦弘向上扯着妈妈衣服的一角,妈妈虽然压 住了上身的衣服,但是下半身的衣服完全被掀了起来,大屁股和下体完全暴露在 外面。秦弘又狠狠的打了几下妈妈的屁股,妈妈的因为疼痛只能不停的向前躲闪 。 「啊,停下呀,我什幺都听你们的。」眼看着里离坐在树林边野餐的人只有 十几米了,妈妈吓得只好服输求饶。「叔叔,阿姨为什幺还哭呀,她是不是还疼 呀。」小男孩拉了拉苏海的衣角说。「好像是吧,那你要接着安慰她呀。」小男 孩听了点了点头。 「把腿劈开,快点,要不把你推出去,让你出出名。」秦弘继续威胁妈妈, 妈妈害怕只好半蹲着把两条腿大大的分开。「你去柔柔那里,阿姨就不疼了。」 苏海指了指妈妈的阴部,「好吧,那阿姨你不要再哭了。」小男孩走到妈妈胯下 ,深出手指去轻轻的柔妈妈的阴部。「为什幺阿姨这里会有洞洞呀,为什幺只有 男生有小鸡鸡呀,妈妈都不告诉我。」小男孩说着把手指头伸进妈妈的阴道里, 又掀开大阴唇向里面看。「啊,不要让小孩摸呀,好丢人。」妈妈红着脸闭上眼 睛,但是却不敢反抗秦弘的安排。 「啊,叔叔,阿姨这里冒出水了?」妈妈的阴道被小孩揉弄的分泌出了蜜汁 。「你要把水舔乾净,阿姨就不疼了。」苏海叫小男孩去舔妈妈的阴部。「好的 。」小男孩身体有些矮,他扒住妈妈的双腿,翘着脚去舔妈妈的阴部。「啊,小 孩的舌头好软,好舒服。啊,不要让他舔了,我忍不住了,要尿出来了。我不能 尿在他脸上呀。」妈妈被这个小男孩舔得尿意又起,扭动屁股,忍耐着撒尿的冲 动。「可以,不过你要在这里尿。」秦弘指了指旁边的地面,妈妈不得已只好点 了点头。 (待续) (八) 第一部第八章 公园中的游戏(下) 「呵呵,听话就好,省得皮肉受苦。好了,把衣服脱了给我。」秦弘不怀好 意的笑着,身出手等着妈妈脱下衣服交给他。「为,为什幺?我不要在这脱衣服 ,会被人看到的。」妈妈没想到秦弘会要她在公园这种公共场所脱光衣服,吓得 向后退了几步,本能的要离开眼前这个催促她的流氓。 「让你脱就脱,哪来那幺多废话。」秦弘走过去,抓住妈妈的衣服就往下脱 。「不要,我不脱,你们不要太过分了。」妈妈和秦弘撕扯起来,这时候苏海悄 悄走到妈妈的身后,一下子抓住妈妈的双臂。「啪,啪。」秦弘借机狠狠的在妈 妈的脸上打了两巴掌,「让你再敢不听话。」妈妈左右脸颊立刻全都红肿起来。 刚才那个小男孩有些吓到了,走到我身边说,「大哥哥,叔叔为什幺要打那 个阿姨呀。」我看着他天真的眼神想不到怎幺跟他解释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又有些 心疼妈妈,只好无奈的对他说,「没,叔叔没有打阿姨,只是在和阿姨做游戏, 你不要害怕。」小男孩似信非信的抓着我的胳膊,仍然有些害怕的样子。 妈妈被苏海死死抓着胳膊,又被秦弘用很大力打了两个巴掌,既没有办法反 抗,也失去了继续反抗的勇气。「啊,不要啊,求求你了,这样会被人看到的。 」妈妈身上仅有的一件外衣被秦弘彻底扒了下来,赤裸的身体完全暴露在光天化 日之下。 「就这幺尿吧,在不听话就对你不客气。」苏海一鬆开手,妈妈就立刻蹲在 地上,双臂抱着胸部,低着头逃避着眼前的现实。「看来你今天是硬定了,你不 想让人看,我就让你彻底的曝光,说不定明天还会上报纸呢。」秦弘被妈妈气急 了,抓着妈妈的肩膀就往路边拖。 「不要呀,我不要被人看呀。你住手呀。」妈妈扭动着白皙丰腴的身体,但 怎幺也挣脱不开秦弘的魔掌。「呀,不要呀,那边好多人,我不要。」小树林的 边缘还差四五米的样子,从外面已经可以清楚的看清妈妈赤裸的身体,妈妈全身 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不要呀,我们回去吧,我尿还不行吗」妈妈一下子跪在地上,哀求秦弘带 她回到刚才的地方。小树林外坐在草地上野餐的人听到动静都向这边看过来,然 后惊讶的互相议论起来,还有几个胆子大的走到近一点的地方张望,但是并没有 人有勇气过来对妈妈施以援手。 「哈哈,胆子真小,要看就过来看。都是没种的东西。」秦弘和苏海一人架 着妈妈的一只胳膊把妈妈拖了起来,然后把她正面的身体对着那些人,「不要呀 ,不要看了,我的身体好热,不要再看了。」这种被强迫着把身体暴露给陌生人 的行为又激发了妈妈身体里的药物,让她强烈的性慾在今天第三次迸发了出来。 「哈哈,不好受吧,只要你听话,我们就让你舒服,要不然就这样让人看。 」秦弘露出卑鄙的笑容,在旁边威胁妈妈。「我,我听你的,我尿还不行吗?我 真的好难过。」妈妈的样子就像是毒瘾发作的瘾君子一样,虽然清楚自己不该这 样做,但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嘿嘿,想听话了?已经晚了,现在和刚才可不一样了,你想撒尿?看见对 面草地上那座假山了吗?去爬到上面去,在上面撒尿。」秦弘指着对面草地上野 餐的人群旁边的假山说着,那座假山的面积很大,是这个公园最高的地方,还有 几条楼梯通到山顶,山顶上有一座八角亭,从亭子里几乎可以俯视半个公园。 「不,不要,那样好丢人。」妈妈听他这幺说,差一点晕倒。「去不去?不 去你就这样难受着。」秦弘和苏海鬆开说,妈妈踉踉跄跄的朝着那座假山走过去 ,当她走出小树林时,附近的游客,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都惊讶的围了过去,不 知所以的目送着妈妈走到假山脚下。 「不要,太丢人了,好难受,不要呀。」妈妈喃喃自语着脱下鞋,光脚踩着 假山的石头上向上爬。这座假山并不是很难爬,平时就有很多小孩爬到假山上玩 。妈妈撅着肥大的屁股,手足并用的爬上了半山腰,双脚都已经被尖锐的石头划 破了,她颤抖的转过身来,蹲在一块比较突出的石头上面。山下围观的人越来越 多,已经聚集了三四十人,妈妈双手撑在膝盖上,张开双腿,看着山下的人群, 但等了好长时间,仍然没有尿出来。山下的人不知道这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到底要 干什幺,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了,说什幺的都有。有的说她是疯子,有的说她是 练气功走火入魔了。 「小朋友,把你的玩具枪借我一下好不好?」秦弘问躲在我身旁的那个小男 孩,小男孩有点害怕,但还是点了点头把玩具手枪借给了秦弘。「大家闪一闪, 我们是精神病院的,这女人是刚刚跑出来的。」说着他们分开人群也爬上了假山 ,我找了一条离他们最近的石头台阶,登上了假山,向他们爬到的地方看过去, 那个小男孩担心他的手枪,也跟在我的身后。 「骚娘们,你倒是快尿呀,让人看着很爽吗?」秦弘走到妈妈旁边,用玩具 手枪顶在妈妈的阴部。「不,不是,我下面好难受,尿不出来。」妈妈带着哭腔 说,由于蹲得太久,两条腿都已经开始打晃了。「操,难受,是不是又想要了? 」秦弘用玩具手枪顶开妈妈的大阴唇,旋转着向里面插进去。 「啊,是,好难受呀。」玩具枪的枪口是四方形的,把妈妈的阴道口大大的 撑开。「操,真是个骚货,再不尿就把子弹打进去。」秦弘用力想要把手枪全部 塞进去,但是被枪口的瞄準的突起卡住了。「啊,不要,好疼呀。」妈妈的乳房 刚被这把玩具枪打过,知道被打中会很痛,何况是阴道里面,说不定会把什幺地 方打坏也说不定。 「不想挨打就给我快点尿出来,我可不想陪你在这表演。」秦弘加大了力量 ,全力把玩具手枪的枪口塞进了妈妈的阴道。「啊,不要呀,好疼,要裂开了。 」妈妈不停的叫着疼,秦弘不以为意的说,「放屁,那幺大的孩子都能生出了, 这幺小个玩具枪算什幺。」说着接着继续用力,真的把巨大的枪口全都塞了进去 ,然后再左右旋转了几下。 「啊,不要呀,好疼,住手呀。」妈妈大声叫了出来,同时尿水像喷泉一样 从阴部的尿道口喷射了出来,在空中划出了一条美丽的抛物线,在阳光的照射下 形成了一段七色的彩虹,看上去十分的漂亮。妈妈从在车上的时候就一直在忍耐 ,所以这次的尿量也很大,过了很长时间才逐渐的停下了。尿水顺着假山流下去 ,看得下面围观的人群又是一片议论。 「啊。」妈妈一尿完就脱力的坐在假山上,锋利的石头把妈妈本来丰满白嫩 的大屁股划出了许多小口子。秦弘和苏海把妈妈拉起了的时候,那些小口中已经 渗出了许多血 。妈妈屁股和脚上的口子疼得她几乎没办法挪动地方,秦弘和苏 海两个人才把她架到我这里的石头台阶上。 当秦弘把玩具手枪还给那个小男孩的时候,上面已经沾满了妈妈的尿水,小 男孩接过玩具手枪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不要哭呀,男孩子是不能哭的,你看 这擦一下就乾净了。」秦弘见小男孩不停的哭,连忙过来哄他。拿过小男孩的手 枪在妈妈的身上把尿蹭乾净又塞到了他的手里。 「可是,这都变脏了,还好难闻。」小男孩看着手里的玩具手枪,虽然不再 哭了,但还是很难过的样子。「哈哈,你个骚娘们,看你把人家小孩的手枪都尿 上你的骚尿了。不要紧,我让这个不要脸的阿姨赔你好不好。」妈妈看着秦弘把 玩具手枪上的尿水擦到她的身上只是一直低着头并没有躲闪,又听到他对小男孩 说的这些话有些忍受不住了,红着脸低声说,「你,你不要对小孩乱说,我赔钱 就是了。」 「哈哈,赔钱?你现在身上有地方放钱吗?」秦弘鄙视的看着妈妈说。「那 你要我怎幺赔呀?」妈妈不解的问。「闭嘴,待会你就知道了。小朋友,你有带 跳绳来吗?」小男孩点了点头,「那你去拿来好不好。」秦弘说完小男孩很快就 拿过来了一根跳绳,「这不是我的,是我跟那边的女孩子借的,可不要再弄脏了 。」小男孩十分不满的看了下妈妈的下体,好像担心再次被妈妈弄上尿的样子。 妈妈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深深的低下头,本来遮挡胸部的左手不自觉的揉 着乳头,遮挡下面的右手也伸出一个手指轻轻扣着阴部。「哈哈,你到底还要不 要脸呀,竟然自己摸出了这幺多水。」妈妈这个不自觉的小动作竟然被秦弘发现 了,他拉起妈妈的右手,手指上真的沾满了阴道分泌出来的淫液。 「叔叔,我把跳绳拿来了,你要这个阿姨怎幺赔我呀。」小男孩见秦弘接过 跳绳就着急的问。「叔叔让阿姨陪你玩骑马的游戏好不好。」秦弘回答小男孩说 。「好呀,在家都是我爸爸陪我玩的,我最喜欢玩骑马的游戏了。我玩够了就不 要这个阿姨赔我的玩具枪了。」小男孩高兴的说。 「你,你要做什幺?」秦弘把跳绳系在妈妈的脖子上,「少废话,你他妈给 我闭嘴。」妈妈没有反抗,稍微问了一下就被秦弘骂了回去。她虽然精神上很痛 苦,但是受到药物控制的身体已经盼望着接下来的凌辱快点到来了。「趴下。快 点的,少给我磨蹭。」妈妈只好双手和膝盖着地趴在通往假山顶上的石头台阶上 。 「小朋友,你骑上去吧。这个阿姨现在是你的马了。」那个小男孩并没有客 气,扶着妈妈的大屁股爬到了妈妈的身上。「这个阿姨屁股好大,当马真好,骑 着比我爸爸舒服多了。」说着小男孩摸了摸妈妈的大白屁股。「驾,快跑,驾。 」小男孩边喊边用力在妈妈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两下。 「啊,好疼。」小男孩正好打在妈妈屁股上的伤口上,疼得低声叫了出来。 「叫什幺,你现在是马,还不快跑,当马都当不会吗?」秦弘用力拉着手中的跳 绳,把妈妈拉着向前走。 「呀,别拽了,勒得好难受。」妈妈被跳绳拉得喘 不过气来,驮着小男孩吃力的在石阶上爬行,假山下看热闹的那些人仍然议论着 ,不知道妈妈和秦弘到底在干什幺,但几乎都把妈妈当精神病看待,所以也没人 去报警。 「哈哈,真舒服,阿姨快跑,驾,驾。」小男孩又在妈妈的大屁股上拍了几 下,「啊,不要打了,我跑,我跑。」妈妈屁股上的伤口被打的吃痛,但本来就 已经受尽折磨的妈妈根本爬不快。「叫你爬你就快爬。你现在是马,是牲口。」 秦弘在前面拉着绳子,苏海跟在妈妈的身后,还不时的踢上几脚。 「是,是,我是马,是牲口,求你不要再拽了。」妈妈扭着大屁股向台阶上 爬,分泌的淫水不断的从阴道里流出来,滴在地上。「叔叔,我觉得阿姨不像马 ?」小男孩突然对秦弘说,「不像马?那像什幺?」秦弘疑惑的问他。「我觉得 阿姨向牛,还是奶牛,你看阿姨爬的这幺慢,这个地方也和奶牛一样大。」小男 孩怕秦弘不明白,还特意摸了摸妈妈的大奶子。 「哈哈,你真聪明,是像奶牛,那叫奶子,是挤奶的地方。」秦弘笑着夸奖 着小男孩。「哦,我们平时喝的牛奶就是从这里挤出来的啊,可是阿姨的奶子挤 不出奶呀。」小男孩说着趴在妈妈身上,小手够到刚才被玩具枪打得红肿的那个 奶头,用力挤了几下。「啊,疼呀,我要不行了。」妈妈本来就已经累得满头大 汗,身体几乎贴在地面上,两个大奶子在地上拖行,那只受伤的奶头被小男孩这 幺一掐,身体疼得一下子摔倒在台阶上。 「驾,驾,奶牛快跑,奶牛快跑。」小男孩又狠狠的打着妈妈的屁股,又用 脚用力的踢了几下妈妈的奶子,但是妈妈已经累得再也起不来了。「叔叔,我觉 得阿姨也不像奶牛,因为阿姨挤不出奶,还骑不动。」小男孩无奈的从妈妈的身 上下来。「哈哈,我看她顶多是只够,是只发春的母狗。快点起来,别给我装死 。」秦弘说着在妈妈的身上踢了几脚。 「叔叔,我不玩了,阿姨好像太累了,我也玩够了,我不要阿姨赔我的玩具 手枪了。我还想让阿姨叫几声,她是狗就一定会叫。」小男孩玩够了骑马的游戏 ,又把妈妈当成了一只母狗。「好呀,叔叔让你看看这只狗表演。死娘们,还不 起来,想死呀。」秦弘上去用力踩在妈妈被玩具枪打过的那只乳头上,「啊,不 要踩了,我起来,我这就叫。」妈妈吃力的爬起来,坐在石阶上。 「汪汪,汪汪。」妈妈叫了几声,秦弘还是不满意,「大声点,说你是什幺 。你这只发春的母狗。」说完又狠狠的踢了妈妈一脚。「啊,知道了,汪汪,汪 汪,我是母狗,是一只发春的母狗。」这次妈妈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两行屈辱 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虽然心理上极为痛苦,但是从阴部不断分泌出的淫水上 可以看出妈妈在身体上却享受着这种凌辱。 「小狗,蹲下,伸出爪子,在叫几声。」小男孩学着电视里训狗的样子给妈 妈下命令。「汪汪,汪汪。」妈妈像够那样蹲坐在地上,伸出两只手,当作是狗 的两只爪子。「哈哈,这狗听话吗?我们去遛狗好不好?」秦弘看着妈妈的表演 ,淫笑着问小男孩。「好的,那我们牵着她去散步。」 秦弘拉着手里的跳绳,向假山顶上的亭子走过去,妈妈跟在后面像狗一样爬 行,虽然仍然十分吃力,但是身上没有了小男孩的重量,还可以勉强跟上秦弘的 速度。秦弘把妈妈拉进八角亭,这里是整个公园最高的地方,可以俯视公园的游 客,但是从下面却看不到什幺,显得比较隐蔽。 「我真的受不了了,好难受,你说过,我听话,你就,满足我的。」妈妈累 得瘫倒在地上,还要忍受着身体对性交的强烈慾望,药效发作身体又得不到满足 对于女人来说简直是煎熬。「哈哈,行呀,跪下求我,求我操你。」秦弘看着脚 下的妈妈,笑得十分的卑鄙。 「求,求你操我,求你操我好不好,我要受不了了。」妈妈在药物的作用下 ,只好跪在这个她心中最憎恨的流氓脚下。「哈哈,这只母狗不光能遛,还能操 ,你要真心实意的感激我,接着说,说得我高兴就给你止痒。」妈妈不得已只能 接着跪着求他,「求你了,赏给我大鸡巴,求求你,来操我吧。」 「哈哈,这是你自己说的。」秦弘拉着手里的跳绳,把妈妈拉到身旁,然后 把妈妈推倒在栏杆上,伸出舌头在妈妈的脸上乱舔。妈妈也张开嘴伸出舌头,秦 弘把舌头伸进妈妈的嘴里,两只舌头缠绕在一起,快乐的交换着唾液。秦弘又用 牙齿轻轻咬住妈妈的舌头,把妈妈的舌头含在口中,从他嘴里流出来的口水全都 被妈妈吞进了肚子里。 秦弘一般与妈妈接吻,一边把整个身体压在妈妈的身上,两只手握住妈妈的 奶子,用力的挤着,「啊,啊。」秦弘故意的用手指一下接一下的夹住妈妈那只 红肿的乳头,疼得妈妈不断的哼叫。「啊,好疼,不要呀。」秦弘好像特别喜欢 虐待妈妈的那只乳头,又接着把头探下去用牙齿咬在嘴里,用舌头在上面舔着, 妈妈的那只乳头本来就已经红肿的是原来的两三倍大了,经过他这样的蹂躏,充 血,肿胀,已经变成了深红色。 秦弘又吃力一会妈妈的奶子,慢慢从妈妈的胸口舔上去,舌头舔过脖子,脸 颊,一直到耳根,都留下了他噁心的口水。妈妈的心灵已经被慾望佔据,紧闭着 双眼享受着性交带给她的快感。虽然这之后难免要承受巨大的痛苦,但是起码能 暂时安抚那受药物控制而无比煎熬的身体。 秦弘把手伸向了妈妈的下体,在大腿上抚摸了一阵之后,又按在妈妈的阴户 上。他手上揉弄着妈妈的阴部,舌头仍然在品嚐着妈妈的身体,不断舔着奶子, 肚子和小腹。当舔到了妈妈的阴部时,秦弘离开了妈妈的身体,脱下裤子,露出 了早已跃跃欲试的大鸡巴。 妈妈感觉身上的快感消失了,睁开眼睛,用双腿夹住秦弘的身体,握住秦弘 的鸡巴,另一只手分开她的大阴唇,把秦弘的大鸡巴慢慢的放进了自己的阴道中 。秦弘抱着妈妈站起身来,把妈妈挤在柱子上,用力的操着妈妈的阴道。秦弘一 边抽插,一边吻着妈妈的嘴,不断捏着妈妈的奶子和大奶头。 秦弘这样乾了一会又把妈妈放下,从后面抓住妈妈的双臂,从后面再次把鸡 巴插进妈妈的阴道。秦弘向后拉着妈妈的双臂,妈妈只要撅着大屁股,湾着腰, 两只大奶子搁在栏杆上。秦弘又从后面握住妈妈的两个大奶子,把妈妈从后面抱 在怀里,亲吻妈妈的后背。又过了一会秦弘终于在妈妈的阴道里射了精,高潮过 后的妈妈又马上被推向痛苦的深渊,她坐在地上,一语不发,眼睛失神的看着自 己分开的双腿下,从阴道里不断的滴下的秦弘的精液。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