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被我上过的女人们第七章作者:zhlongshen



作者:zhlongshen 字数:5335 前文链接:thread-9153818-1-1.html 第七章 我侧躺在老婆的背后,右手伸进老婆的胸罩里轻轻的揉捏着她温软细滑的美 乳,左手从她的脖颈处穿过,令她的头枕在我的手臂上,期间不知道老婆是醒了 还是作梦,反正她十分配合我的动作,将头轻轻的抬了起来,我的手才能顺利的 穿过。 我向里挤了挤,紧紧的贴在老婆洁白细腻的玉背上,令她的头尽量的枕在我 手臂根部,这样我的小臂向下就可以十分轻松的握着她的另一只柔软的美乳。 我两只手都伸进老婆的胸罩里对着两粒雪白玉嫩的美乳又揉又捏,两粒美乳 在我手中随着我的揉捏随意的变换着形状。同时我下体的鸡巴也开始渐渐的硬了 起,不断在老婆深深的股沟中隔着丁字裤窄小的布条磨蹭着。我嘴上也没闲着, 缓缓的亲啃着老婆白皙雪嫩的脖颈,并渐渐向上吻去,轻轻的添着老婆软软肉肉 的耳垂。 「嗯……嗯……」睡梦中的老婆在我爱抚之下,发出一声声轻细的淫啼。 「嗯?老婆的奶子怎幺变大了?」突然,我感到有些不对劲,老婆的奶子好 像没这幺大,而且弹性还好一些。我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想看看老婆的脸,就在 我抬起头还来不及看老婆的脸时,蓦然看到床辅的里边还躺着一个穿睡衣着背向 着我的女人。我操,骇得我差点惊叫起来,我立即看了眼被我搂在怀中的老婆, 我操,借着窗外淡淡的光亮我看清了,被我搂在怀中的居然是我岳母,这幺说, 躺在里面正背向着我们的是我老婆了。 「哈哈,太她妈爽了。」我此时心里乐开花了,一定是老婆认为我今晚不回 来了所以才叫岳母过来睡,母女俩好谈谈心。 嘿嘿,我兴奋得浑身兽血沸腾,下体的鸡巴瞬间涨大,坚硬异常,使劲用力 的顶戳着岳母丰腴软嫩的屁股,同时用嘴含着岳母那肉肉软软的耳垂吮吸轻咬, 双手的力道缓缓加重的在岳母那对雪嫩玉白的酥乳上又揉又捏,还时不时的用手 指搓捏着软嫩酥乳上正渐渐涨大挺立而起的樱桃。 「嗯……嗯……啊……」 在我这般大动作的爱抚下睡梦中的岳母缓缓扭动着迷人软嫩的身躯,一声声 娇嗲的轻呤之声缓缓的从她丰润性感的红唇中飘出,轻呤之声宛如从虚空渗透而 来,透着一阵阵妩媚的娇柔,徐徐的渗入我的身躯钻入骨髓,令我浑身骨酥肉麻 欲望高涨。 「妈的,这老骚货真是天生的狐狸精啊,光光听这又娇即嗲的叫床声就能上 无数男人性欲高涨,直接人性泯灭,兽性回归。」 搂着岳母火热、软绵、细滑的身躯,令我脑袋里除了性欲再也填不下任何的 东西,禁不住我爱抚的力度渐渐加大,呼吸也逐渐加重。 「嗯……嗯……」 岳母勾人心魄醉人肉骨的淫啼轻哼连绵不绝的从小嘴里飘然而出,同时丰腴 柔软的美股向后挺起,令我坚硬的鸡巴从她那窄小幽深的股沟直接戳到了躲在两 指宽左右的丁子裤后宛如害羞女孩一般,半露半遮的肥厚软嫩的阴阜。只感觉我 火热的龟头隔着一条窄小的布块戳到了两座微微降起软软的小丘上,我明白那是 岳母最最迷人的地方,我兴奋得双手禁不住使劲的搓揉着两料早已涨立挺硬的樱 桃。 「老公……」 似乎岳母被我弄得有点疼了,几近梦呓迷糊的酥嗲的叫了一声,随后好像发 觉有些不对,缓缓的睁开惺忪的睡眼,有些迷糊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突然惊骇的 叫了一声。 还好我反应灵敏,立即用左手死死捂着岳母的小嘴,下体的攻势更加猛烈, 隔着窄小的丁字裤快速的在她丰腴肥软的阴阜上戳蹭着。同时右手加大力度搓揉 着她软嫩的美乳,嘴巴啃吻着白皙嫩滑的后颈,同时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轻声道: 「老婆,别怕,是我。」 我其实是故意这幺说,让岳母错觉我把她当成了小慧,这样在她的心理会感 觉好像披上一层衣服,不会如此赤裸的在我面前,而且在她明白反抗也改并不了 什幺的时候,就会假装成小慧,尽量不被我发现,可以抛开所有枷锁,与我随心 所欲的做爱,过后对她的心理不会有太大的打击。 「唔……唔……」 岳母一听是我,更加卖力的在我怀里挣扎起来,这样的挣扎除了让我越来越 兴奋之外,对她没有什幺实际性的改变。 我左手依旧死死的捂着岳母的嘴,右手直接伸向她的下体,滑进她的丁字裤 内,抚过柔软的芳草地,直攻芳草地正下方软软的阴核。达到目的地后我用手指 快速的在阴核上搓捏,同时我再次含着岳母软软肉肉的耳垂,使劲的吮吸起来。 「唔……唔……唔……」 岳母的身子突然紧紧的绷着,雪嫩玉白的上身尽力的向前挺送,丰腴软嫩的 美股向后挺起,一对匀称修长的美腿紧紧的夹着,纤长酥软的玉手无力的抓着我 的右手,试图把我的这只魔爪从她那神秘之处拉起。 感觉岳母的阴核开始涨大并挺立而起,于是我立即将手向下摸。我用中指直 接插进两片肥厚已有些腻滑的肉唇中间的肉缝中,将食指和无名指放在两片肉唇 的外面,再向里一夹,这样就将两片肉唇夹在我的三根手指中。夹住肉唇后,我 就开始用中指在那略略湿滑的内缝中快速的上下抽动着,上至阴核,中过娇嫩尿 道口,下至粉嫩的阴道口,每一次上下抽动都拉着两片肥厚温软的肉唇跟着一起 一上一下的晃动。 就这样在岳母最神秘之处的几大敏感区域被我完全霸占与揉虐着。 「唔……唔……唔……」 岳母轻轻的摇晃着脑袋,呼吸十分沉重与急促。修长匀称的美腿夹得更紧, 玉白浑圆的大腿相互摩蹭着。一双醉软无力的白嫩玉手,一只继续提拉着我那在 她下体处任意肆虐的魔爪,另一只玉手已开始掰着我捂着她美艳小嘴的左手。 岳母的挣扎让我亢奋异常,这是实实在在的强干啊,而且是强干自己美艳迷 人的岳母,这样的情景令我这老狼差点都把持不住,巨大坚硬火热的鸡巴还没插 进岳母那窄小嫩滑的阴道就有射精的趋势了。 也许这样的强干能给女人更强烈的快感,特别还是被自己的女婿强干(对于 女人的想法不是很了解,不知道她们是不是也十分期待和兴奋与自己的女婿偷情 或是被强干),这种打破人伦道德枷锁的行为,对于男女可能都是一样,会异常 的亢奋吧。我在强烈多个敏感区域的侵犯下,此时岳母亢奋得窄小嫩滑的阴道里 流出了一股股滚热的淫汁蜜液,一波波的汹涌而出,将她整个阴阜与那细小的布 条浸得湿漉漉粘稠稠的,就连我的手上也同样是湿滑粘糊。 「妈的,这老骚货十分兴奋啊,看来她喜欢被强干的感觉吧!」见岳母居然 兴奋得流出如此多的淫汁蜜液,我心中暗暗的猜测。 此时我再也无法忍受了,感觉再不插进岳母那腻滑窄小的阴道里的话,我的 鸡巴就要爆开了。于是我右手从岳母的神秘之处离开,她丰腴软嫩的美股上摸了 一把,然后抓着她的丁字裤就往下拉,可谁知,这老骚货那只酥软无力的玉手突 然死死的抓着丁字裤不放,令我一时半会还脱不下来。 我干脆就不脱这小布片了,右手从她浑圆嫩滑的双腿间插过,然后将她上面 那条嫩滑玉白的美腿抬了起来,挂在我的臂弯上,同时我用腿压住岳母的另一条 美腿,然后用手将那此时已被浸湿紧紧贴在肉缝上的小布条拉向一边,坚硬火热 的大鸡巴直接顶在早已微微张开,腻滑湿粘粉嫩的阴道口。屁股轻轻一顶,滋的 一声,我的大龟头已挤进了窄小腻滑的阴道里,我操,太爽了,里面又热又湿又 软又紧,一股无已言表的快感令我鸡巴再次硬了几分,龟头禁不住抖了抖。 而此时岳母的身体轻轻的颤了颤,同时阴道与肛门都在收缩,令那原本就已 窄小腻滑的阴道更加紧小,只感觉一圈腻滑温热的软肉将我的龟头紧紧箍住,令 我无法随意的抽插。 哇!这老骚货的阴道真是人间极品啊,此时不比处女的逊色多少,可能还有 过之而无不及呢。 「唔……唔……唔……」 岳母轻轻晃动着美股,一只酥软白嫩的玉手无力的向后推着我的腹部,想已 此来阻止着我的侵犯,这样的挣扎对我来说只是徒劳。 我把屁股轻轻一顶,滋的一声,我火热坚硬的鸡巴将阴道内腻滑温热的肉壁 撑开,挤进了一小段。此时岳母轻轻晃动着脑袋,嘴里再次发出唔唔之声,同时 屁股也扭动得更加厉害。我哪里理会她的小动作,缓缓的将龟头向外抽出,感觉 一圈圈温热的嫩肉不断的摩擦着我的龟头,令我快感连连。丝丝淫汁蜜液随着我 的龟头缓缓流出,沿着岳母丰腴的美股流淌到床单之上,将其打湿了一小处。 我将龟头抽至阴道口处,又再次缓缓的顶了进去,又是一阵阵温热的嫩肉紧 紧的从我龟头上缓缓擦过,这感觉太爽了,比整根鸡巴插入还要爽。 我就这样浅抽浅插的用龟头在岳母腻滑的阴道口处一小段进进出出,插得岳 母连连轻哼,一股股的淫汁蜜液连绵不绝的溢出,将我坚硬的鸡巴与岳母的大半 个白嫩的美股全然打湿,就连床单也湿了一大片。 「嗯……嗯……嗯……」 岳母的理智在我侵犯之下完全崩溃,已开始迎合着我,轻轻的向后挺送着屁 股,如水蛇一般的身躯在我的怀里缓缓扭动,嘴里发出模糊不精的淫啼之声,浑 身火热,两只嫩白的玉手居然贴在自己软嫩雪白的酥乳上揉捏,看得我暗暗心喜。 我缓缓的松开了捂着岳母嘴巴的左手,一声声轻细的淫啼从她大张的小嘴中 飘出,依旧令人感觉娇嗲、空灵,直往我骨头里钻,令我骨醉肉麻,兴奋不已。 「嗯……嗯……」 岳母一边淫啼连连,一边使劲的向后挺送着软嫩的美股,一只白嫩的玉手居 然向后伸来,放在我的腰上,使劲的向前按着,嘿嘿,看来我这样只是在她粉嫩 的阴道口处进进出出的挑逗,令她受不了,想将我的整根鸡巴都吞吃进去,你想 要,老子就不给。 我故意装作不明白岳母的意图,依旧只用龟头在她粉嫩腻滑的阴道口处来来 回回的抽插,发出一声声滋滋的响声。 「嗯~ 进去……」 突然,岳母丹唇轻启,发出一声由高到低起伏有致的又长又细的娇嗲之声, 冲我撒娇的轻啼浪叫。 「进去哪里啊?」我要调调这老骚货的胃口,故意坏坏的问道。 「进……进里面去啊……」岳母居然有些害羞的缩了缩脑袋,轻声细语的说 道。 「宝贝老婆,你要我进去哪里啊?说清楚一些嘛!」我继续挑逗着岳母。 「进……进阴……阴道里……」此时岳母这句话几乎声若蚊蝇,我差点都没 听清。 嘿嘿,岳母越害羞我就越兴奋。 「什幺东西进阴道里啊!」我依旧软声轻语的挑逗着岳母。 「你……你坏死了!」突然岳母娇嗔了一声埋着头就不再开口了,好像生气 了一般。 嘿嘿,老子也不理你,看谁受不了。 我鸡巴照旧在岳母腻滑不堪,粉嫩娇滴的阴道口处进进出出,左手摸抓着她 软嫩的酥乳,右手搓着她早已兴奋得发涨的阴核。 「嗯……嗯……不……」 岳母受不了我如此的爱抚,连忙用一只玉手抓着我的右手,阻止着我继续搓 弄她的阴核,另一只白嫩的只玉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小嘴,令其不要发出太大的 淫啼之声。 看着岳母有些受不了的样子,我停止了对她阴核的搓弄。妈的,万一这老骚 货忍不住了,狂叫一声那还不把边上的老婆吵醒,到时真不知道怎幺收场,想想 这场景我是既兴奋又害怕。 岳母缓缓的松开玉手,急促的喘息了几秒,然后用洁白的小贝齿咬了咬殷红 的丹唇,羞答答的娇声道:「你……你的肉……肉棒插进去……」 「肉棒插进哪里啊,乖乖宝贝老婆,你要说清楚嘛,你不说清楚我哪里知道 啊?」我流腔流调的继续挑逗着岳母,心中爽得不行了。 「你个坏蛋……你的肉……肉棒……插进我的阴道……」岳母一脸绯红,羞 赧的轻轻吐出这句。 「宝贝老婆,你要这样说我的鸡巴才会整根插进去,『老公,用你的大鸡巴 插乖乖宝贝老婆的小骚B,狠狠的插。』来乖乖宝贝,你说一遍,我立即插进去。」 我双手揉捏着岳母双峰上两粒涨得直挺而起的樱桃,嘴里轻缓的教着岳母说淫秽 的语句,这样有利于我以后更好的调教她。 「你……」岳母没想到我居然要让她说如此不堪入耳的淫秽语句,而且还要 叫老公,看来岳母是有点接受不了了。 偷偷的被当成女儿与女婿做爱就算了,如果叫女婿老公的话,岳母可能会有 偷情的感觉。虽然只是一个词,可是给岳母心理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第一种被错当成女儿与女婿做爱,事后心理会感觉自己是受伤者,有苦说不 出,可以凭借得旅游等事来排解。 第二种一但叫了老公后,就会产生与女婿偷情的感觉,事后会觉得女儿是受 害者,自己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对女儿感到十分的愧疚,并且这种情绪很难摆脱, 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放下这种心理负担。 看着犹豫不决的岳母,我不再吭声,而是缓缓的将鸡巴整根插入她的阴道深 处,并直达子宫口,同时还轻轻的顶了一下。 爽,真他妈的爽,整根鸡巴都被岳母腻滑、温热、软嫩的阴道肉壁紧紧的包 裹着,由于岳母阴道的窄小,即使在淫水的滋润之下,我的大鸡巴依旧有些艰难 的挤了进去。那种被一圈圈温热嫩肉紧紧的从鸡巴上摩擦而过的感觉实在太爽了, 应该只有干处女才能品偿到如此飘飘欲仙的快感。 「啊……」 岳母玉白娇嫩的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小嘴,浑身兴奋得微微轻颤,一股股 电流瞬间从她粉嫩的阴道深处一次次的游遍全身,令她快感不断,舒爽得差点尖 叫出声。 见目的达到了,我缓缓的将鸡巴抽出,还是用龟头在岳母的阴道口处进进出 出慢慢的抽插,急得岳母连连向后挺送着丰腴白嫩的美股,频频向我暗示,但我 完全不理。 「你……」 岳母此时真是对我这根鸡巴又恨又爱,想要用她窄小的阴道完全的将其吞噬 进去,但我就是不给她这个机会。只是让她品偿一下整根鸡巴直达阴道深处的快 感与舒爽,看她这老骚货还能不能忍受得住,嘿嘿。 「用……」 岳母轻轻的张了张那性感迷人的小嘴,只吐出一个字就娇羞得说不下去了, 略略顿了顿后,再次丹唇轻启,娇声柔道:「用……用……用你的大……大鸡巴 ……插乖乖宝贝……老……老……老婆的……小……小骚B,狠狠的插……老… …老……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