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家庭乱伦

关上门拉上窗(1-2)作者:拜月仙



字数:10545 关上门拉上窗 作者:拜月仙 引子:所谓淫书,淫之淫矣,即要淫的淋灕尽致。屄就是屄,屌就是屌,愈 是粗俗,愈能抒情达意,显山见水。至于那些文人墨客,铺采摛文,满怀淫骨, 却讳言忌深,虚词拟夸,也不过是附庸风雅,胆小之辈,未能尽其兴也。 本文将带妳进入一个多彩多姿,惊险而又刺激的近亲乱伦之旅,让妳尽情享 受丰盛香艳的日屄大餐。 正文:

  第一章家中嫖妓 夜色低沉,凛洌的北风一阵紧一阵的刮着,街道两旁除了少数几家摊店还在 营业以外,平常人家都早早的关闭了房门. 我上了门闩,窗隙和门缝都用报纸裱 糊的严严实实的,肆虐的寒风丝毫吹不进这所密封的农家小屋. 妈妈穿着一身 干洁素雅的碎花衣裤端坐在床头上,螓首微垂,双颊晕红,冗长的秀发从雪白的 颈子旁侧垂落在胸前,嫣然一个怀春待嫁的新娘子,仪容万千,羞态楚楚,在柔 美的炉火映照下是那般的妩媚,妖艳和性感多姿。 我缓步走进妈妈,我看的出她有些紧张,她抬起头来瞟了我一眼又赶紧把头 低下,双手紧紧的攥着衣角。我从上往下穿过妈妈修长的粉颈,刚好俯视到她胸 前一对丰满尖耸的奶子,她的奶子在衣襟下随着呼吸的频率一起一伏,不停的颤 动,充满了活力和弹跳力,一道雪白而深深的乳沟看的我血液直往上涌。 我伸手挑起妈妈的下巴,凝视她的面颊,妈妈明亮的桃花媚眼莈井一丝惶 恐,一丝迷惑,但更多的是羞涩。她和我的眼神一接触,便慌乱的闭了美目,长 长的睫毛不安的抖动着,她薄施脂粉的脸蛋上红潮迭起,如同布满了云霞一般, 娇艳慾滴,嫣红的唇恍如怒放的堇花,颜色鲜丽,诱人采食。 我凝视着妈妈孕育着我体内的慾火,同时也把妈妈推向了一个更紧张的层次。 妈妈的脸愈来愈红,呼吸的频率也愈来愈快,她胸前的两个大波仿佛不堪重负一 般,巍巍乱颤。 我狂吞了口馋液,贴着妈妈的身子坐下,双手握住她的肩头,在她柔滑细腻 的肌肤上巡回摩挲着。妈妈浑身如同过电一般,颤栗不止,我感受着她身体的震 颤,手指从她领口处滑进去,轻轻的握住了她的乳房。妈妈一下子弓紧了身躯, 双手死死的抓住我的手腕,不让我继续抚摸。 「妈,不是商量好了,我给妳钱,妳让我日,看妳都紧张成这样子了,还叫 我怎日妳,我可不想花高价钱日个木头人啊!」 妈妈一听我提到钱,身体很明显的震动了一下,她的胸脯剧烈起伏着,缓缓 放鬆了双手。 我感觉到手腕上的压力渐渐消失,心皈真喜悦无比。我以前打炮玩小姐时, 就经常碰到不肯让摸奶子的,我就用钱来要挟她,结果百拭不爽,如今用到妈妈 身上,居然同样凑效。妈妈果然有做娼妓的天份,我望着这个温婉、柔媚、为了 钱而甘愿出卖自己肉体的艳母娇娘,不禁愈发加深了要姦淫她、嫖虐她的决心。 我把妈妈拉进怀,用力推开她的乳罩,以便我更加舒服的抚摸她的奶子。 妈妈的奶子真棒,丰肥挺硕,滑腻沁香,柔软中略微有些涨手,肌肤又白又 嫩,摸起来实在爽不可言。我用掌心一边抚弄着她的乳房,一边用手指去捻捏乳 头. 妈妈的身躯轻轻颤抖着,自喉中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我凑近妈妈脸旁,耳听着她如吟似泣的娇喘,鼻中嗅着她馥郁的女人香气, 吐出舌头,抵在她温腻的肌肤上,顺着脖颈一路吻到她的娇颜、耳畔,轻轻含住 她的耳珠。 「妈,这样才对嘛,妳乖乖的听话,妳拿钱,我肏屄,公平交易,两全其美, 妳让我日的舒服了,下次我还来找妳,外面不知有多少小姐还都接不到顾客呢。」 我再次用钱来引诱妈妈,同时更加深度的刺激她的羞耻心。男人日女人,若 是她没有泉水流出来,一点性慾都没有。 我用力玩弄着妈妈的奶子,像活面团一样,时而揉、时而捏、时而扯;时而 低下头去用舌舔、用嘴吸、用牙齿咬,蹂躏成各种形状。妈妈在我的掌控下,扭 腰耸腹,气喘吁吁,婉转成吟。她的身躯越来越热,越来越软,直到最后整个体 重都加在了我身上。 窗外的北风仍然呼呼的刮着,吹打在门板上「嘎吱嘎吱」的响。小屋内却一 片春色,暖意融融,处处都跳跃着我们母子两人淫慾的火花。 我把妈妈放倒在床上,熟练的剥去她的上身衣物,除去乳罩,妈妈丰满娇嫩 的胴体和那一对浑圆玉挺、活蹦乱跳的奶子,立刻展现在了我眼前。 我伏身而上,抱住妈妈滚烫的胴体,大肆侵犯把玩了一遍。然后用舌头在她 粉颈上、面颊上、额头上留下一道道湿漉漉、亮晶晶的口水。 妈妈扭动着粉颈,死活不让我碰她的嘴唇,在她的浅意识,卖淫的小姐, 屄可以肏,嘴不能乱亲,这就是为爱人保留的唯一凈土。我见她坚决不肯,也不 必急在一时,我有的是机会,以后慢慢调教她,不怕她不屈从就範。反正她娇嫩 的肌肤已足够引起我全部的慾火。 玩过了妈妈的上半身,我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到她的下体,毕竟这才是嫖客 们嫖妓最主要的目的。妈妈下身仅穿了一件丝质单薄的秋裤,两条修长笔直的玉 腿若隐若现,阴部的轮廓曲线更是清晰可见,肥嘟嘟,涨鼓鼓的,煞是丰满诱人。 我抬起妈妈的香臀,手指抠住裤头鬆紧带,一把扒光了她的屁股。妈妈惊呼一声, 本想伸手去遮掩她的羞耻部位,却被我挡开了,羞窘难耐之下,衹有紧紧的夹住 大腿。 我看着她惊慌失措、焦急不安的模样,开口说道:「妈,嘴不让亲也就算了, 难到屄也不让干了,做小姐就是让人肏的,衹有肏了屄,妳才能拿到钱,都玩到 这地步了,妳总不想半途而废吧。」 妈妈喘着粗气,每听我提到「钱」和「屄」这些敏感的字眼,脸上的红晕就 会更深一层。她支起上身,用满含乞怜和羞涩的眼神望着我,怯生生的说:「好 孩子,妈……妈这是第一次做……做……心跳的厉害,妳让妈先适应一下,好吗?」 我看着这个骚媚的女娇娘,昔日的尊严和高贵都在我的淫威下亵渎蹂躏贻尽 . 想起她今天早晨,突然闯进了我的卧室,把我从睡梦中摇醒,吞吞吐吐的说: 「妳……妳……昨晚……是不是……又出去了?」 我听她这样问,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从事的是一家私企建筑公司,职业为物 资部副经理,说的直白点,就是个材料收购员,时常开着一辆皮卡,东颠西逛的 跑业务,小日子过的还算不错. 而且薪水相当丰厚,还有油水可拿,每月的收入 都过万. 最近公司整顿,提前放了年假,而我媳妇又恰巧回娘家看她生病的母亲 去了,她老爹老妈总共就仨子女,小女儿还未成年,儿子整日在外花天酒地,吃 喝嫖赌,连家都不归. 老爹也患有旧病,时常发作,想来想去衹有让我媳妇回去 服侍二老。 我本来也想去的,但公司打了招呼,不让外出,有情况随传随到。我今年 二十四岁,正值性慾旺盛时期,媳妇在家时,我每天都要搞她几回才肯罢休。如 今独守空房,我怎能睡的安稳。 前些天听狼友们说城来了几位小姐,长的可漂亮了。我憋了几日的慾火正 愁没处发泄呢,便随着他们去了,结果去了一回就上瘾了,几乎每晚不缺。这不, 昨夜又大战了一宿,临天亮时,才开着我的皮卡回到家,倒头便睡。 刚进入美梦,就被妈妈摇醒了,我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说:「是啊,公 司有点事情需要我处理。」 「妳,花了多少钱?」妈妈不理我的慌言,直接问道。 我吃了一惊,睁开眼来看着妈妈,妈妈似乎比我还要心虚,她躲闪着我的目 光,不敢和我对视,神情显的慌乱和不安。 妈妈的表现激起了我很大的兴趣,她好像早已知道我天天出去找小姐。看样 子,又不像兴师问罪,不知她有何用意。反正都已分家另过了,我也没必要瞒她, 实话实说道:「繓。」 这时,我听到妈妈自喉头嘀咕了声:「繓,这多啊!」 「这还算多啊,有时碰到好的还要加钱,五百都不止。」我不以为然的说. 妈妈又惊噎了声,娇艳的脸庞上涌起一层兴奋的潮红:「五百!就……就……一 晚上吗?那得赶上妳爹在外打工多半个月的工钱了,咱家的小麦一亩才卖几百块 哦……」 「那当然了,要不还会有那多女人抢着争着做小姐吗?我上回就碰到一个 刚刚结婚没几天的新娘子出来卖淫,还有一个女大学生,毕业后,没有工作,也 做起了小姐,又不用出力,两腿一岔,那钞票便大把大把的往兜庈,像妳们这 样,光靠几亩地和爸爸打工赚点小钱,什时候能发家啊,再怎省吃俭用,也 衹能过穷苦日子。」我随意发着感慨。 妈妈似乎听进了心,她犹豫了一会,从嘴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妳… …妳……以后……能不能……不出去……」 我皱了皱眉:「我现在都成家立业了,妳还要管着我吗,小慧又不在家, 我想女人时找谁去?」 妈妈慌忙辩解说:「不是的,妈不是要管妳,妈的意思是……是……妳…… 妳……看我……看我……能值……几个钱?」 听完妈妈的话,我精神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说:「妳……妳也想做小姐? 让我以后日妳?」 妈妈轻轻「嗯」了声,粉脸红透,又羞又急又窘,又有些忐忑不安,生恐我 看不上她似的。 确定了妈妈的意思后,我激动的无以复加,浑身的血液立刻沸腾起来。 想不到妈妈居然也要做小姐,而且是主动送上门来,拉的第一个客人就是她 的亲生儿子。 说实在的,我妈都四十好几的人了,已入徐娘之龄,但她长的还算不错,除 了有一身好皮肤外,还有一副好骨架,1.62米的个头,虽然看着略显削瘦,胸臀 却绝对肥挺,眼睛又明又亮,脸蛋又骚又媚。关键她是良家妇女,有多少嫖客梦 魅以求的想找个这样的女人,不用戴套直接插进去,肉贴着肉,皮磨着皮,痛痛 快快的狠日一顿. 我把妈妈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胸,接着从胸看到手指尖, 最后盯上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在躲闪;她的胸在起伏加快;她的手在紧紧的攥着衣角;她的双腿 在并拢打颤,最后她难为情的低下头去,这时我看到她连粉颈都羞红了。 我不加思索的说:「妳最少也能值七百块钱. 」 妈妈惊呼一声,抬起头,满脸欢喜的说:「真的!」她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当她看到我正用火辣辣的、淫慾的目光注视着她时,又赶紧垂下头去。 我冲她点了点头. 妈妈脸上的喜悦之情又不自禁的涌了上来,她压低了声音, 小心懮鞯奈实溃骸改菉呁砩系轿椅堇矗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