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武侠古典

英雄弯下小蛮腰[番外][完]

英雄弯下小蛮腰[番外][完]


英雄弯下小蛮腰作者:鱼鱼说【文案】边城反恐特种兵钟夙帮队长挡了一枪,死了。醒来后,他变成了娘娘。【CP】帝王攻*美强受(受先穿成女,后来又穿回了男银@#¥)【有爱小片段】龙羿对钟夙淡笑,缓声慢道:“爱妃有何心愿,不如说与朕听听?”钟夙意乱情迷,脑海闪现疆国千里长河壮景。“钟夙并无他愿,只求职守边疆,保一方安土。”龙羿挑眉,怡然笑道:“想不到爱妃胸襟之广,竟堪比我朝男儿。”“若我不是女子呢。”钟夙听后,瞬即打断龙羿的话,涩然道。“若爱妃不是女子……”龙羿轻笑,“若爱妃不是女子,我就拿爱妃当女孩百般疼爱。”“……”钟夙无言,只觉心中一阵恶寒。第1章 变娘娘耳边有枪响声。“小夙!”“副队!”“副队,你……你没事吧……”那人的声音快要哭出来了。钟夙看见旁边的人围了上来,他的眼睛有些花,只见得这些人身上穿的是清一色的迷彩服。黄绿相间的颜色,充斥着他的视野。“小夙,你挺住。”他听到队长紧张的声音。“我这就送你去医院。”身子被抬高,他被队长横抱了起来。他闭上眼,费力地再次睁开,眼前的人影更加模糊。今天的行动本来是普通的平定□,但收队结束的时候,有个落网的人开了枪——他帮队长挡了一枪,那颗子弹就像长了眼睛,硬生生地钻进他的心脏。胸口的疼痛开始漫遍全身。他张了张嘴,想劝劝队长,但声音却唔咽在喉咙里。眼前的世界如罩了夜幕,铺天盖地地暗了下来,直至一片漆黑。钟夙的眼帘缓缓阖上。心脏被打穿的痛感还在意识里徘徊不去,全身上下又泛起剧痛。自己,死了吗?钟夙听到隐约的脚步声、上锁声,声音不远不近,好像只隔了一堵墙。他应该是在一间屋子里。“娘娘。”有人在他耳边喊。娘——娘娘?“娘娘,快醒醒!”有人在扯他的衣服,女人说话的声音很低,像是极力压制住的。“娘娘,快醒醒,他们要放火了……”那人的手劲更大了,使劲地摇晃他的身体。娘娘……好像是在叫他的。钟夙模模糊糊地想,眼皮动了动。光线刺入黑暗,令钟夙的眼睛不由得眯成一线。“娘娘,你终于醒了。”一直唤他的人喜极而泣,连忙帮他从床上扶起来。钟夙的喉头哽了哽,眼睛慢慢地适应了眼前的亮度。“娘娘快走,那群人要放火烧你。”说话的人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子,面目清秀,长发梳成双髻,扎于脑后。她一边说,一边拉着钟夙,解下自己身上穿着的粉色素白长衫,披在钟夙身上,帮他仔细系了起来。钟夙听到不远处有人洒水的声音,甚至还有酒香扑鼻而来。女子的动作更加急了,扯得钟夙晕头转向。钟夙再也忍不住,“噗”地一声,嘴里喷出一口血来。女子忽然停下动作,手不可抑制地颤起来:“娘娘,你真的服了相思子?”她惊慌失措地抓住钟夙的肩膀。“娘娘,楼家虽然满门抄斩,但皇上还是念着旧情。”她看着钟夙,愣愣地流下泪来,“就算为了死去的老爷夫人,娘娘你也得好好活下去啊……”钟夙又吐出一口血,身体的疼痛却减轻很多。他着眼前这人的话,脑袋一愣一愣的。外面有人扔了火把,火遇到酒泼洒过的地方,立刻疯狂地燃烧起来,爬上房门房墙,火舌吞吐,迅速蔓延。烟滚滚卷来,刺鼻难闻。那女子还在哭,钟夙吞下口中还残留的血沫,想开口安慰。“姑……娘。”他刚说了一个字,立刻就觉得不对劲,后面的“娘”字仿佛在试探一般,却仍见证了之前的音色。嚅嚅软软的声音,像个娘们似的。钟夙脸色一白,想起女子对自己的称呼,迟疑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身子。尽管穿着衣衫,他还是看到了自己胸脯的形状。火势飞快地蔓延到房内。女子咬牙,悬然泣道:“娘娘,楼家对小夕恩重如山,今天就算小夕舍了性命,也要护你周全。”钟夙茫茫然地听着,伸出一只手,摸向自己的□。没有预想中男人的东西。手指又摸了一遍。没有……手指继续摸。还是没有。钟夙闭上眼,隔了好一会儿,再重新睁开。“娘娘,快来这边。”这是梦。“娘娘,快!”女子见钟夙还愣着,立刻拉起女人的身体。他死了他死了他死了——死人做的梦可能比普通人要古怪。“娘娘,小心!”屋子里的梁柱猛烈燃烧着,其中一根房梁支不住架子,发出“咔”一声声响,带着熊熊火焰,从屋顶上直砸而下。钟夙的身体被女子拖到一边,梁木与他几近擦身而过。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滚烫起来,冲击着钟夙的感官,火热又刺痛。怎幺会这样……钟夙的眼睛被浓烟熏得蒙上一层泪雾,整个人被女子推推揉揉,到了一边墙角。墙面距地面九尺处,有一扇小窗。女子蹲下自己的身体,扯了扯钟夙的裙摆,道:“娘娘,快上来。”钟夙眨了下眼睛。“快上来啊,娘娘!”钟夙又眨了下眼睛。“哗!”身后的火信子吞吐如蛇,又有一根披了火焰的房梁坍塌下来,重重砸在地上,场面令人心悸。“咳咳咳……”女子被浓烟熏得咳了出来,“娘娘,快来不及了,你快上来。”钟夙恍然回神,咬了咬牙,踏上女子的肩膀,女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钟夙看准时机,勾到窗缘,作势一撑,整个人攀了上去。女人的身体没有他以前的身体那幺有劲力,就这幺一下撑爬,都耗掉钟夙大半力气,他坐在窗缘边上,回头望向那个叫小夕的女子,那女子也正抬着头仰视自己。钟夙立刻撑住窗缘,俯身向女子伸出一只手,道:“快上来。”他说的很快很坚定,但偏偏声音是女人的,多了几分娇弱。钟夙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女子看着钟夙的手,忽而一笑,道:“娘娘,小夕以后不能照顾您了。”钟夙愣了愣。“如果祈妃不死,暄贵妃还会想出更毒的计谋来害您的。”女子说着说着,眼泪又啪嗒啪嗒地落下来,“小夕无德无能,只有这一条贱命能报答娘娘、报答楼家。”她的泪流在脸上,又瞬即被房间里灼热的气浪烘得半干。“所以,娘娘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她望着钟夙,女子目光坚定,明亮不息。钟夙皱了皱眉,刚想开口,离窗口附近的一根房梁也随之倾翻而下。钟夙眼疾手快,出于本能,赶紧将伸出的手收了回来。落地的房梁立刻窜出几尺高的火焰,飞快地烧着了钟夙的一片衣角,钟夙立刻用手拍去火苗,再抬头时,只见室内满目艳红,闪闪拔高,再也望不到女子的身影。屋外已是夜幕铺降,殿里的火光却烧红了半边天色,宫外几点灯火闪烁不息,不久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人紧张地跑过来,大声喊:“走水了!走水了!沉景宫走水了!”钟夙赶紧从高窗上跳下,落地之时脚微微一沉,身子却软得厉害,一下子就向前扑去。钟夙无奈地撑住地面,心里乱成一团。这到底是怎幺回事?难道他死了,然后——变成了个女人?荒谬!他在心里否定这个想法,但这念头怎幺也压不下去。耳边传来各种各样的人声。“快,快去打水!”“快救火!”“走水了,里面好像还有祈妃娘娘!”还有人特地压沉了声音——“快去禀告皇上,祈妃娘娘出事了。”[ 此贴被奶嘴儿在2014-11-11 01:12重新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