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南佳学姐



我们之间有着绝对不可以告诉别人的秘密。
每天放学后,由于担任环境清洁员的关係,我必须留下来半小时至一小时左右,与其它班级的环境清洁员一同巡视校园。我所负责的区域是体育馆,我们这组虽然有四个人,也许其中两位学姐是被迫担任清洁员的关係,她们并没有每天都按时报到,几乎让我与另一位学姐负责;当学姐与我有了共同的秘密后,我们也自愿扛下打扫的责任,顺便卖个人情给那两位学姐。
当校内广播提醒我们该集合打扫后,我就提着书包往体育馆走去了。想不到才一拉开门,就撞见正要离开的学姐们。
「喔,小川啊,今天也要麻烦妳们啦。」东条学姐拍了下我的肩膀,她的笑声根本不像是拜託。
「加油啰。要是有人问起,记得说我们只是去上厕所。」另一名西川学姐说道,她的声音也令我感到不耐烦。
挤出一如往常的笑容、与两位学姐道别后,我将体育馆的正门关上,打开馆内的备用灯光。
这个地方在半小时前还有学生活动,只不过在打扫期间,她们得到外头避一避,等到我们好不容易清理乾净后再回来,接着再次弄髒。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我们在这种时间打扫呢?我到现在仍想不通,但是,只要有南佳学姐在的地方,就算必须经历这种无意义的打扫,我也甘之如饴。
地板上除了灰尘与鞋印,就只剩一股低迷而令人难以忍受的汗味。我依序走遍三扇通往外头的大门,挂上「打扫中」的牌子,然后将它们通通上锁。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心里有股小小的兴奋及罪恶感──不过反正扫完也会弄髒,乾脆等会儿再随便扫扫吧!準备就绪后,接着就是位于角落的器材準备室──
外界的喧哗几乎听不见了,在我朝準备室走去的短短的路程上,只有鞋跟与地面敲出的喀哒声,以及逐渐加快的心跳。
推开準备室的门扉,一股淡淡的霉味紧接着袭来。
视线昏暗的準备室中,除了数个摆放球类的器具、几张三两堆起的办公桌外,在灰白色空间的尽头有张清理过的软垫,南佳学姐就躺在上头。
「学姐……」我轻轻地朝深处走去,还得避开几个好像一碰就倒的老器材。「南佳学姐……妳在休息吗?」
学姐听见我的声音便睁开双眼,露出她最擅长的亲切笑容──我喜欢学姐的一切,她那滚落到腰际的乌黑长髮、洁白美丽的脸颊与傲人的胸部──除了她那张对任何人皆平等视之的微笑。
「美穗,今天也是很可爱呢。」南佳学姐替我将书包放到软垫旁,牵着我的手,好让我跨坐在她的腹部上。
……这种动作其实蛮令我害臊的,特别是在穿着短裙的夏日。
「南佳学姐,妳喜欢两道辫子吗?」我们的双手十指交扣,因此只能以眼球的转动取代抚摸头髮。
「喜欢呀,看起来就像小孩子一样。」学姐轻轻笑着,要我趴下身子,好让她近一点看看我的头髮。
但是当我压到学姐身上时,她已经对我的头髮失去兴趣了。南佳学姐那涂了橘色唇膏的嘴唇带着淡淡的香气贴上我的鼻尖,温热的气息自缓缓张开的双唇间流露而出,同样贴着热气的舌头则扑向我的鼻子。学姐不顾我有点排斥的扭动,不停对我的鼻子吐气,并轮着舔舐我的鼻孔。
「美穗,不可以用嘴巴呼吸喔。」学姐紧紧抓住我的手说道。
我只能闻着学姐的味道……但这也不是多么令人讨厌的事情。
「唔呼……美穗的鼻子还是有点髒髒油油的,还得再清一清呢。」
「学、学姐……」
南佳学姐鬆开了手,她让我紧紧抱住她以免滚落,脸颊则贴在她的侧脸上。她一手环抱我的腰、一手摸着我的脸。
「里面也不太乾净吧?」学姐轻吻我那发颤的唇,接着伸出小姆指,以指甲在我的鼻头上刮着。「美穗怎么可以把自己搞得髒兮兮的呢。」
「人家没有啊……本来就会出汗嘛。」我鼓起脸颊抱怨。
学姐笑了笑,接着就让小姆指顺着我的鼻孔滑入。
「哇,才进去一点就抠到髒东西了。」
「呜……」
在一阵拥塞与排斥的不安感中,南佳学姐的手指在我的鼻孔里转动着,最后抠出一块黄绿色的乾硬的鼻屎。学姐将它黏在我的脸上,舔了手指,再伸入另一边鼻孔中。我对这个动作感到有点不舒服,但学姐乐在其中的表情却使我开心。
「没好好清理才会变成这样,美穗可是女孩子耶。」学姐带着一点点谴责的口吻说。
这次也挖出确实有点多的髒东西……让我羞得不知该看向哪儿。
学姐用两根手指将两块鼻屎搓在一块,墨绿色带着臭味的东西渐渐变成圆形,学姐要我张开嘴巴,但是我拒绝了。我的嘴巴紧贴着学姐柔软的脸颊,咕哝着。
「不要啦,好髒。」
「这是惩罚啊,谁叫美穗自己没好好清理?再怎么说,妳也是环境清洁员耶,自己的身体却没清理乾净。」
「可是……」
可是我就是不想吃自己的……我话还没说出口,南佳学姐就伸出她的舌头,将圆球状的鼻屎贴在舌身上。
「吻我。」学姐这么说道。
我对这样的南佳学姐最没有抵抗力了。因此,现在也只像只小猫般乖乖地照学姐的话去做。
小心翼翼地含住学姐的舌头,但在嘴内,我那不灵巧的舌头怎么样都比不过学姐,只能笨拙地配合她搅动我们的唾液与舌头,以及那块仍闻得到一点点异味的髒东西。学姐的舌头是那么地滑润,相较之下,动作僵硬的我好像就连舌头也没自信地处于被动状态。我渴望着学姐能在我口中索取更多的体温,最好能一直吻下去──我这么想着,学姐却在一阵推挤中抽出了她的舌头,转而吻向我的鼻子。
「美穗,美穗。」学姐一边吻着我的鼻尖,轻声呼唤着。「把它吞掉,乖哦。」
……我本来是想偷偷吐掉的,经学姐这么一说,就让它顺着唾液滑入喉咙了。
南佳学姐捏了我的脸,要我起身脱去制服,她也跟着解开胸前的钮釦。但我不想离开学姐,乾脆坐在她身上便开始宽衣。脱到一半,学姐的胸部已经早一步裸露出来,与脸蛋同样白净的肤色滚成圆圆的肌肤,在一件略显得紧的胸罩包裹下。学姐看我几乎停止了动作,奸笑着伸手抓住我的胸部,我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叫出声来。
「美穗再不脱掉,就没时间了。」学姐双手用力地揉捏两下就收了回去,我只好加速脱去制服及胸罩。
「南佳学姐……妳可以再摸摸我。」我牵着学姐的右手,将来引领至我的胸前。
虽然我的胸部并不敏感,只要是南佳学姐的手在抚摸,却又有股小小的愉悦在心底滚动。
学姐让我转身背对她,并趴在她身上,我们替对方脱下短裙。或许是姿势的关係吧,学姐脱掉我的短裙时,我这边却几乎没有任何进展;后来学姐稍微挺起下半身,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那件短裙扔到一旁。我隔着最后那件淡绿色的棉质内裤,舔弄学姐的私处。
学姐的私处也有一种香味,虽然闻起来有点像某种药膏的味道,却能使我更加勤奋地舔着她的下体。学姐也以手指来回搓揉我的内裤,我应该也穿棉质的,这样或许感觉会比较特别。学姐要我屁股翘高些,好让她脱去我的内裤,但她不让我脱她的,只要我找到并继续舔她的阴蒂。
「啊……就是那里。美穗好棒,就舔那儿……」学姐轻轻抚摸我的背与臀部,从她口中说出的鼓励使我兴奋莫名。「我也来嚐嚐美穗的……」
在我缓缓放低臀部的同时,学姐两手抓住我的屁股并将它们搬开,让肛门稍微裸露出来。因为不太习惯而扭动屁股的我被学姐使力捏了一把,我只好乖乖地任由学姐处置──并以我的口水沾满学姐的内裤。
「哦……美穗的屁眼没擦乾净耶?中间还有一点点髒髒的……」学姐的舌头灵敏地窜入臀肉之间,直抵我的肛门。
唔……我好像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好丢脸……却也因此感到兴奋。
南佳学姐舔了一会儿,双手更加用力地推开臀肉,两个姆指刺向肛门口,使我的肛门完全呈现在她面前。我期待着她会舔弄或爱抚私处,但学姐只是将鼻子紧贴我的肛门,闻着我肛门的气味──沾着学姐口水的屁眼,现在只能被学姐闻着……
「南佳学姐……这样好奇怪喔。一直闻人家的……」我支支吾吾地说,不忘舔弄学姐的阴蒂──它在被染成深色的内裤下,已经明显地突出。
「闻什么呢?」学姐简短地回道,又猛地吸着肛门的气味。
「就……就那里啊……」
「哪里呢?我在闻妳的哪里呢?」
「肛门……」
「是做什么的肛门呢?」
「呃……是……」
「说呀?美穗的肛门是做什么的呀?」
我一时答不出口,脸颊早已烫得不能自己。但南佳学姐温柔又邪恶地催促着,使我不得不继续说下去。
「是……呃……是、是上厕所的……」
「上厕所?」学姐轻描淡写地说:「这个答案太笼统,不行!」接着像是惩罚般,又深深地吸闻我的肛门。
「哎唷……肛门就是……」
「就是……?就是给美穗做什么的呀?」
「就……大便啦……」
我真想将头埋入学姐的股间……但是学姐仍不肯放过我。
「那美穗会天天用到吗?」南佳学姐舔着我的屁眼,不死心地追问下去。
「会……会吧。有时候不会……」
「会拉出又臭又大的粪便吗?」
「嗯……有的时候……」
「有的时候?美穗的屁眼都没擦乾净呢,昨晚拉出来是不是像泥巴一样的大便呀?」
「学、学姐……」
儘管这里只有两个人,学姐却快要击溃我的羞耻心了。
「是……硬硬长长的那种……」
「哦,那美穗喜欢哪一种呢?」
「喜欢……呃……我不知道。」
「被粗硬的大便穿过紧紧的屁眼会不会兴奋呀?」
「这个……我觉得……比较像是丢脸吧。毕竟又粗又硬的要比较用力……」
「那么,美穗喜欢丢脸吗?」
南佳学姐轻声笑着──
「应该是……喜欢……」
「嗯,我想也是。」学姐吻了最后一下,又将鼻孔贴紧我的屁眼。「闻味道就知道了,美穗一定喜欢被闻吧。」
「呜……人家只喜欢被南佳学姐闻……」
「也喜欢被人看见吧?」学姐笑着说:「喜欢被我看吗?看到美穗大便的模样?」
「啊……」
「嗯?喜欢吗?」
「喜欢……」
「呵呵呵。」
学姐让我脱下她的内裤,我的动作非常不灵活,也许是因为学姐正嗅着我的肛门……随着断断续续的动作,学姐浓密的阴毛终于缓缓地显露在我面前。即使隔着一件吸饱唾液的内裤,学姐的私处依然显得乾净,我忍不住亲吻她的阴毛。
「学姐的、学姐的味道……」我小声地迸出无意义的呻吟,舔弄学姐的私处。
「美穗……我的阴蒂也拜託啰。这边也……」学姐温柔地说着,并刻意嗅出声来。
我在南佳学姐的指示下,将她勃起的阴蒂含在口中吸吮着;此时学姐也以手指或舌头轮流抠弄我的肛门,但是她的手偶尔才会揉一下我的私处。舔舐着学姐的阴蒂时,我也学会了以嘴巴製造声响来使学姐兴奋,同样地学姐也不时将手指插入我的屁眼里──她沾满口水的手指也无法太深入,可是当学姐吸舔那根曾钻入我体内的指头时,我同时也感到一股听觉上的满足。
有时当我更加用力地吸住,或轻咬学姐的阴蒂时,她的下体会微微摆动,并提醒我可能要轻一点或重一点──每当我做不好的时候她都会教我,这也使我们做爱时不那么枯燥乏味。
「美穗妳今天中午吃什么呢?」南佳学姐的声音变得更加柔和。
「唔嗯……」我想了一会儿,然后稍稍将嘴离开学姐的身体说:「蕃茄义大利麵……还有鸡肉。餐厅最便宜的那种。」
「所以都没什么蔬菜吧?那大便可是会臭臭的喔。」学姐边说边抠我的肛门:「来,让我瞧瞧。」
「咦……现在吗?」
「嗯!我都催这么久了还没发现,美穗也真是的。」
啊……原来南佳学姐一直闻的原因是这个。
我再三询问南佳学姐,但她一次比一次更快地答覆──当然是现在呀、就是现在、快点──如此一来,我也没办法再推托了。学姐让我继续含住她的阴蒂,并要求我现在就得在她面前排洩……
好吧,现在只要专心点就可以拉出来了……专心、专心……
让精神集中后,身体似乎也更容易控制了。虽然我脑海中想像着如厕的画面,但其实那一点用都没有。在一片混乱的幻想里,我总算发现到一点点的便意,然后使力将它推出──或许是太用力的关係,气味与声响先一步出来了。这时学姐更加紧抱我的臀部,猛吸着使力缩放的屁眼,不时发出小小的呻吟。学姐激烈的动作让我的身体鬆懈下来,并在一阵缓慢的推挤当中,有某种东西就要探头而出了。
「啊……美穗的大便,看起来会很大呢。」
我拼命地将缺乏水分的粪便往外推挤,嘴巴也不禁用力吸住学姐的阴蒂;当肛门的秽物持续缓慢而骯髒地排出时,学姐突然用嘴巴将它含住。
「学姐……」
「唔嗯……」学姐的嘴巴来回摆动了几次,然后带着讚美的口吻说:「美穗的大便又臭又粗呢……看妳拉的那么辛苦,屁眼也被撑得那么大……」
「妳怎么可以直接……」
「当然可以。美穗不觉得,这样就像在帮妳口交吗?」学姐浅浅笑着,按紧了我的头。「美穗也帮我吧!我也会帮美穗的粪尾巴好好地……」
本来是没什么感觉的动作……但是学姐的嘴巴不停来回磨擦粪便,小小的声响不禁使我加重了肛门的力道。我用剩余的注意力亲吻学姐的阴蒂,她的阴唇已经被滑下的唾液与肉穴里的爱液沾湿,黯淡的光泽似乎在引诱我的意识。一边吸吮着学姐的阴蒂,同时我也能想像学姐的模样──想像着学姐替我的粪便口交的景象……
「啊啊!」冷不防地,学姐做了个令我反应不过来的举动。
南佳学姐动作小心地抓住那截粪便,接着将它推回我的肛门中……坚硬的粪便刮着我的屁眼,慢慢没入体内……然后再被学姐拉出来,每一次的重覆都稍稍加快速度。
「啊……啊啊……好痛……」即使上头沾满学姐的口水,乾燥粗硬的粪便仍刮痛了我的肛门。
「美穗……美穗在被自己的大便抽插喔……」学姐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她熟练地将粪便推进、拉出,有时会吐些口水在上面。「屁眼舒服吗?美穗?硬硬的大便在侵犯美穗的屁眼……啊啊……看得我好兴奋……」
我也是呀……只要是会让学姐感到愉悦的事情,我也同样会感到快乐……
「可、可是……呃嗯……再插……再插会通通拉出来……」我不断压抑着肛门的疼痛与刺激,希望学姐能稍微放慢速度。但是她的手又更加快速地抽动了。「啊啊啊……要出来了……要拉出来了……!」
无情的抽插下,我终于忍受不住排洩的冲动──就在学姐用力拍打我的屁股、并重新吸吮那截硬挺的粪便时──我将更多零碎或断裂成数条的粪便都拉了出来,它们通通扑向学姐的脸。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学姐也弓起身子,用私处磨擦着我的脸,她的性慾在瞬间彻底爆发,我必须顺着她的渴求亲吻她的敏感处。
南佳学姐的高潮在毫无徵兆的情况下到来,并且也在数秒后离去。
随着学姐渐渐趋缓的律动,她小小声的喘息也几乎听不见了。我恣意吻着学姐的阴蒂与阴唇,吸吮她阴道外的爱液。
「美穗……好了,过来。」南佳学姐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或许她本来想用手摸摸我的头吧。
当我转身看向学姐时,她乌黑的长髮依然像朵绽放的花那般美丽,只不过上头都是一块块或数条发出臭味的粪便。
学姐将我拥入怀中、拿起一块粪便在两颗乳头上涂弄,坚挺的乳头很快就沾满粪臭味。接着她要我把她舔乾净……我迟疑了一会儿,但还是含住一颗乳头。
苦涩的味道很快遍及整张嘴巴,不过它并不是那么地使人厌恶……
「来,腿张开……对,再开一些。」
我照着学姐温柔的口吻张开双腿,学姐用沾了污水的手指抚弄我的阴蒂。
我舒服得想叫出声,但是学姐要我专心舔她的乳头──每当我将一边舔乾净、準备舔另一边时,她都会再次将乳头弄髒,有时也会替整片乳晕涂上粪便。
也没关係了……只要学姐像这样抚摸着我,也就……
「美穗,稍微停一下。」
学姐推开我的脸,她抓着一条坚硬的粪便,在红润与骯髒的脸颊前,含住其中一端。接着她以眼神示意,要我也含住另一端──这次的味道完全无法与学姐的乳头相提并论,恶臭与噁心感毫不留情地炸开,并随着令人厌恶的粪水灌入我的喉咙。我想至少碰到学姐的唇,但是她选的这条粪便太长了,我根本无法在含着粪便的情况下吻她。
「咳、咳……」我尽力忍住想吐的冲动,含住我拉出来的粪便。
没多久,学姐就要我停了,她用混着橘色唇膏及深褐色粪水的双唇吻向我,她的手再次摸向我的私密处。
「美穗,我来让妳舒服吧。」学姐笑着吻了我,接着握住刚才那条粪便,磨蹭我的阴唇。
「啊……不、不要这个啦……很髒……」我有意无意地发出小小的抵抗,结果当然是无效。
「不要?妳看,它已经进到我里面……唔……进来了呢。来,美穗轻轻地把身子往我这里移……对,就是这样,再过来一点。」
坚硬、温热、恶臭的粪便撑开了紧缩的阴道,在湿润的爱液协助下,顺利而紧实地闯入我的阴道──学姐仍要我再靠近她,因此粪便更延伸到我体内深处。
「啊……学姐,怪怪的……」
虽然距离还差一点点,已经完全过不去了。
「哦,顶到子宫颈啦?美穗……」这次换学姐往我这儿靠近,好让我能紧紧抱住她。学姐吻了我一下,然后在我耳边轻声说:「不用太用力啰……美穗的大便硬硬的,要是弄断会很痛哦。」
我们紧紧抱住对方发热的身体,腰部不停地扭动,让紧贴的阴唇也随之磨擦;体内有股难以言喻的厌恶感,但学姐不时鼓励我摆动身子,我几乎无暇顾及任何负面的感觉了。我的粪便同时侵犯着学姐与我的私处,我们的体温传遍对方身体的每个角落,而我们的喘息也只在带着臭味的接吻中轻轻迴荡。
「美穗……美穗……!」学姐激情地将我压在软垫上,不停吻着我的双唇、鼻子,以及耳朵。
南佳学姐剧烈的动作使我的兴奋随时处在最高峰,当学姐做出任何决定性的动作时,我就会将高潮献给她。由于学姐的动作太过激烈,那条连接我们下体的粪便从中间被挤断了,我看见半条卡在学姐阴道口的粪便,并发现她一手握住插在我私处的秽物──接着让它抽插我的阴道。
不管怎么说……还是会痛……而且又是很髒的大便在……
学姐不让我有机会开口,她的唇完全夺去我的抵抗,一手抓着粪便不断侵犯我的肉穴,一手则粗暴地捏挤我兴奋颤抖的阴蒂。
我随时都可以高潮……这种自我控制在学姐与粪便的侵犯下顿时蕩然无存。我感觉马上就要到了……当学姐再狠狠地插入、再狠狠地让大便撞击我的子宫……
「呜嗯嗯嗯……!」
身体完全失去控制地弓起──在高潮的瞬间仍不断感受到学姐粗暴的抽插,阴蒂也在剧烈的疼痛与快乐中放弃了挣扎──学姐持续欺负我的下体,直到那挺起的身子完全无力地倒下、再也没有力气支撑为止。
迟来的喘息急剧加速,胸口起伏的很快,彷彿在不协调的快感后仍有力量尚待发洩。但我的身体已经没办法再承受了。
「啊啊……美穗高潮了呢……这样的美穗真的好漂亮。阴道收缩得好快……」学姐轻抚我的脸颊,并慢慢地将我体内的粪便抽出。她费了不少力气,就如她所说的,我的阴道似乎仍不想放过它……当学姐抽出那条已经显得脆弱的粪便,我的心中同时涌现轻鬆与失望的感觉。
「学姐……南佳学姐……」
「怎么啦?美穗。」学姐抱住仍在喘着气的我,用骯髒的舌头舔去我的汗水。
「好舒服……跟学姐……」
「嗯!我也很舒服喔。美穗做的好棒,非常地棒呢。」
「啊……嗯……等一下还得清理……」
「等一下的事等一下再说。现在美穗只要乖乖地休息就好。」
「好的……」
南佳学姐温暖的双唇再次滑到我的嘴前,舌头毫不客气地闯入我的口中。
……我们之间有着绝对不可以告诉别人的秘密。
它充满了恶臭的愉悦与骯髒的狂想,也有着淡淡的苦涩及温暖的体温。
每天放学后,我们总会在这儿见面。
她是我最喜欢的南佳学姐,而我是她最喜欢的美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