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妻女友

手术台上的淫蕩少妇



你到底哪儿不舒服?「这是廖医生第二次问她了。
面前坐着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娇俏少妇,病历上填的名字叫耿丽蓉。
她的神态显得极不自然,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披肩的长髮遮住半边低垂的脸蛋,合体的深灰色套裙衬得她曲线毕露:两团乳肉胀僕僕地耸在胸前,纤腰盈盈一握,肥硕的臀部将裙子撑得密密实实。
凭多年的经验他知道这类女人的性慾一定极为旺盛。她的坐姿也很奇怪,只将半个屁股沾着一点椅子边,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两条玉腿不像一般女人那样紧并着,而是略向外张开,且不时难耐地轻轻扭动髋部。XX8mngvFJ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满脸红晕的少妇终于细声细气地开口了:」我……我不小心把一件东西弄到里面去了,请你一定要帮我弄出来。
廖医生的口气很和蔼:「好吧,请脱掉衣服躺到手术台上,我先得检查检查。
说完,他戴上了口罩和手套走进后面的手术室。
少妇扭腰摆臀地随他进去后,忸怩着半天不愿脱衣服。
廖医生很理解她的心情:毕竟要一位年轻的女人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羞处很难为情啊,虽然他是个大夫。
他耐心地劝导她:」你不脱衣服我怎么给你检查呢也许是病痛战胜了羞怯,少妇抬头看了看大夫和气的脸庞开始脱了。她慢慢拉下臀后的裙链,弯腰褪下短裙,然后轻抬玉腿拉出裙子放到一边。
见惯了女人脱衣解带的廖医生也不禁有些气促:太美了!
只见她两条丰腴的大腿被肉色丝袜紧紧地套到腿根,袜口的鬆紧带直陷进肉l里,紫色暗花的丁字形三角裤竟是半透明的!依稀可见黝黑浓密的阴毛东倒西歪地贴着白皙的小肚子,大阴唇异常肥厚,赤条条地鼓出亵裤外边,上面还长满了淫靡的绒毛。窄窄的三角裤只能勉强盖住湿漉漉的逼缝,一滩刺眼的水痕赫然映在逼孔四周,正在逼孔的部位隆起一团圆形的物事。
可能那里就是病灶了。
廖医生暗暗吞了一口口水。少妇可能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私处不够雅观,羞不可抑地伸手摀住阴门。经验丰富的廖医生并不急着催她脱掉内裤,只是用很职业的眼光善意地望着她。少妇似乎得到了鼓励,她缓缓转过身去,撅起肥白的屁股剥下那条羞人答答的内裤。
廖医生飞快地瞄了一眼妇人的臀缝:啊,好紧啦!屁眼被两瓣厚厚的臀肉夹得几乎看不见,白花花的大肥屁股和腿根的交会处出现了两道深深的肉摺只见她用那条湿濡的内裤好像是很不经意地抹了抹逼缝,然后揉成一团塞到裙子里。」请躺到手术台上去。
廖医生的嗓音有点嘶哑了,他也急于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少妇的下身捣乱。妇人脱下黑色的高跟鞋,捂着私处小心翼翼地躺到手术台上。
妇科的手术台其实就是一个躺椅下面加了两个搁脚的架子,旁边竖着一盏明亮的聚光灯。少妇躺在椅子上死死地捂着下身,怎么也不肯打开大腿。廖医生在她腹部的位置拉过一幕白布帘,打开聚光灯对準她的神秘三角洲。
「你放鬆一点,张开腿搁到架子上。
少妇的两条玉腿慢慢扬起来搁到架子上,手也缩进帘后去了,红黑相间的阴门纤毫毕露地暴露在明晃晃的聚光灯下……行医20多年了,廖医生还是头一回碰到这么古怪的病例。
女人喜欢往阴道和肛门里插入异物以寻求刺激本不值得大惊小怪,技艺不凡的廖医生也曾从形形色色的女人体内取出过诸如电池,口红,钢笔帽之类的物件,最困难的一次还从一位40来岁的妇人的逼洞里拔出过半截断裂的萝蔔。
但这位女患者的」症状「显然要严重得多:一枝硕大的电动按摩棒深深地插进逼洞里,腔口的嫩肉紧裹棒根,四周不漏半点缝隙,只剩下寸许的棒尾在洞外。
大阴唇发育得肥厚异常,暗红色的唇瓣已充血肿胀,略向两侧翻出。肉沟里充满乳白色分泌物,阴蒂海绵体肥大,有明显的勃起迹象。阴毛乌黑浓密略有点捲曲,呈倒三角形分布于阴阜上。腹部光滑细腻稍有隆起,无孕娠纹。每隔一段时间女体会不由自主地夹住按摩棒抽搐,同时逼孔分泌出更多的浆状物,肥厚的臀部轻轻款摆,漾起一波波淫靡的肉浪。虽然隔了一层薄薄的肉色长筒丝袜,也能看见她腿部的肌肉绷得紧紧的,两只小脚也在尼龙丝袜里难耐地扭动……这些「症状」正是妇人发情的前兆!廖医生顿觉一股热流直冲丹田,阳物顶得裤子撑起了帐篷,他偷偷拉开裤链拔出怒耸的阳具套弄着。
请你把下身放鬆些。
廖医生将手伸向她的蜜壶,翻开两瓣丰腴的肉唇,娇艳欲滴的小阴唇已涨满春潮,浓涎般的骚水被灯光映得亮闪闪的~他用手指钳住棒尾使劲往外一拔……「噢……不要啊」
白色的布帘后传来一阵阵成熟女性压抑的娇吟,两只白嫩的手颤巍巍地从布帘的下方探向髋部死命地抓挠着腿根的外侧。胀得发紫的阴蒂头慢慢地鼓出包皮,肥嫩的大白屁股筛糠一般抖起来。廖医生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妇人的逼洞里传来,越往外拉吸力越强。
「你没事吧?」他不敢再用力了。「别管我,你再使点劲。」也许是隔了一层帘子的缘故,少妇的声音自然多「那好吧,你把大阴唇扒开些,臀部尽量往后用力,我再试试。」他边故意大声说出女人性器的名称刺激自己的性慾,边用沾满淫浆的手套弄阳具。果然,少妇乖乖地伸手扒开湿漉漉的阴门,献出淫秽不堪的逼孔。
经过刚才的一番拨弄,妇人的阴私部位已是肿胀得惊人,肥大的阴蒂完全勃起了,像一朵娇嫩的淫花渴求着男人的玩弄,粘稠的骚水由逼洞直流进褐色的屁眼。廖医生强忍扑上去狂舔的冲动,在逼孔周围轻轻揉捏,嘴里装模作样的告诉少妇:「我要先让你阴道口附近的肌肉放鬆些,也许有利于拔出妇人只羞得」嘤咛「一声,就再也不吱声了,紧扒着,玉门任他肆意轻薄。病房里静悄悄地,只听得见」叭叽,叭叽「揉逼的声音。
廖医生见惯女人的妙物,当然知道哪里是她们的死穴,只见他不慌不忙的拨开妇人鲜嫩的小阴唇,轻柔地摸捏逼孔四周的浪肉,有时还似乎很不经意地碰一碰她鼓得难受的阴蒂。本来就在强忍慾火的少妇拚命克制着噬骨的痕痒,扒开阴唇的两只玉手深深地陷进唇肉里,粉臀微抬,屁眼紧缩,频临崩溃的边缘。
够了,你快点拔吧,我受不了了。「少妇害怕就这样被他弄丢了身子,那可羞死人了!
廖医生当初之所以选修妇科,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绝不仅仅为了多见识女人的胯下春光,更多的还是想帮助那些受难言之隐困绕的广大妇女们。因为多数女医生对待女患者态度过于简单粗暴,远不如男医生那么细心。经廖医生治疗过的女患者大多对他的技术和体贴入微的态度极为满意,複诊时往往指定要找他。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老成持重的廖医生竟有些把持不住了!」他暗暗骂了一句,手指抠住棒根使出吃奶的力气狠命往外拔,少妇也很配合地将肥臀用力向后墩,只听得妇人「哎吆--」一声长长的娇哼,像一只被电倒的母兽不停地痉挛。
按摩棒被弹性十足的膣肉夹得死紧,强行拔出势必会损伤娇嫩的粘膜。廖医生试着艰难地转动棒根,棒身凸起的茎络蹭着妇人逼洞里敏感的肉褶顿时点燃了她一直在闷烧的慾火。
她似乎忘了自己正躺在手术台上接受治疗,两只白嫩的手移进淫水氾滥的肉沟贪婪地搓揉着湿润的粘膜。廖医生看傻了眼,阳具猛地抖了几下,几乎洩了出来。
被慾火烧昏了头的少妇旁若无人的将粘满骚水的手摸向胀得发乌的阴蒂,她的手法十分熟捻,显是平素做惯了的。
她先用左手捏住阴蒂的根部轻轻套了几下,再将右手的食指摁住阴蒂头旋转,待整个阴蒂都被抹遍了淫浆,又用手掌心贴着它转磨一般往廖医生眼都红了,他一手套着阳具,一手更用力地转着棒子。
「别停啊,我要来了……」妇人已是欲罢不能,可能说了些什么自己也不知道,竟在手术台上叫起春来。她的两条套着肉色长筒丝袜的玉腿绷得笔直,脚趾头翘到不能再翘,足底的弧线动人魂魄,肥白的大屁股不再往后墩而是迎凑着廖医生转动的棒子恬不知耻地扭摆。
「呜……我受不了了,小骚逼要好化了。」少妇的声音里夹着哭腔。
她捏揉阴蒂的动作变得狂野了,左手勒紧蒂根,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不停地劲捻着充血的阴蒂头。廖医生觉得妇人丰满的下身像个吸盘一样吞噬着那条硕大的按摩棒,想要转动它几乎是不可能的,更别说把它拔出来。
「嘶……我丢了……」少妇发出一阵碜人的呻吟,白皙的小肚子绷紧了,肥厚的臀部一动不动地僵挺在半空,肛门括约肌不由自主地剧烈抖动起来,逼洞裹紧棒子有规律地猛烈收缩,褐色的屁眼也随着逼洞开开合合……廖医生眼里几乎喷出火来,他闷哼一声,一股浓浓的白浆喷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