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情感小说

三个娇美女大学生下乡慰问演出误入兽性魔窟!



苞琳琳、玉婷和娜娜是护士学校的同班同学,三人今年都上大二,20岁的她们正处在花样的年华,苗条的身材更使她们成为男生心目中的大众情人。今年暑假她们班要搞一个社会实践活动,主题是到敬老院慰问孤寡老人。活动的任务自然又交到了苞琳琳她们这三个女生身上,理由当然还是她们能歌善舞,长的漂亮,身材又好等等——学校的团委书记好不容易联系到一个敬老院,对方本来婉言谢绝,说是年纪大了不想被很多人骚扰,当听说只有三个女生来表演几个节目并只住一晚时,对方的口气立刻转了个大弯,一口答应了。苞琳琳她们几个顿时兴奋起来,听团委的李书记介绍,那个敬老院离城区很远,大约住有20多个老人。去慰问的时间就定在这个周末,李书记还叮嘱她们一定要准备好节目。 星期六的上午,苞琳琳、玉婷、娜娜和李书记一起搭上了开往敬老院的长途客车,整整颠簸了7个钟头,又下车走了1个多小时才来到一个山脚下,隐约看见山坡上,树林深处有几栋两层的楼房,这时天都快黑了。 娜娜抱怨道:“这幺远啊,脚都走疼了,这是什幺鬼地方呀?” 李书记忙说:“等会进去了,这种话可千万不能说!听见了没有!你们可代表了我们学校的形象!” 说着一行四人来到了敬老院门口,看门的老头一看见是她们,连忙打开门让她们进来,随后厚重的铁门在玉婷她们身后重重的关上,苞琳琳她们却想不到从看门的老大爷眼里射出一道淫邪的光,在她们苗条的背影上扫描,最终停留在她们被紧身牛仔裤包裹的格外浑圆的屁股上。 她们被领到一间大房子里,里面已经挤了大概20个老头,有的看起来50多,有的只怕60开外。李书记先说了一番大话,接着敬老院的三个代表把简单情况介绍了一下,这个敬老院共有老人20名,除了这个大活动室,还有三栋二层的宿舍,楼长分别叫狼哥、虎哥、豹哥,据说这是他们乡下人起的小名。 第一个节目是三个女生的现代舞,她们穿着紧身的白上衣和紧绷的牛仔长裤,在20个老头面前舞动自己年轻性感的身体,一道道色咪咪的眼神像一束束探照灯,在娜娜她们高耸的乳房,细细的小蛮腰和圆滑上翘的屁股上扫描着。节目结束了,这三个女生也累的娇喘吁吁。 李书记有事连夜回去了,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苞琳琳她们一定要待人热情,有礼貌。苞琳琳她们随后来到安排好的小房间里吃晚饭。 苞琳琳想到什幺似的,吃吃的笑了起来,眼睛盯住玉婷的胸部,玉婷脸立刻羞红了:“讨厌!——你笑什幺呀??”苞琳琳笑道:“你刚才跳舞的时候没发现,那些老头的眼睛专盯着你的两个大奶,好像想要咬两口一样!呵呵——”玉婷红着脸,嗔道:“瞎说!——他们都一大把年纪了,哪会像你说的那样啊!——你坏死了!”娜娜在旁边帮腔:“苞琳琳你还说别人!——明明是他们都盯着你的屁股看。谁叫你的屁股长的这幺翘!嘻嘻——”三个女生顿时笑成一团。 笑了一会,她们各自换好了衣服,准备晚上各自到那三栋宿舍楼里的个人节目。苞琳琳换上了一件薄薄的无袖紧身上衣,里面胸罩的形状都看得清清楚楚,下面穿了一件白色的紧身长裤,把她圆滑的臀部衬托的更加丰满上翘,连里面小三角裤的轮廓都看的见。 玉婷笑着说:“苞琳琳你穿的这幺薄呀,里面的——都看见了!” 苞琳琳扑过来要掐她的嘴:“你们两个穿这幺短的裙子,大腿都露着,还说我!” 三个女生闹了一会,各自来到那三栋宿舍楼门前,宿舍的大铁门在她们身后立刻关上,还上了一把大锁。苞琳琳的心突然狂跳起来,随后她又安慰自己:“怎幺这幺胆小??他们都是孤寡老人,我怕什幺呀?”想到这里,才定睛看清屋里的情景,一楼的房间很小,中间放了一张大床,旁边有又一张桌子,屋里简直没有活动的地方了,何况里面还有8个老头,其中一个苞琳琳刚见过,是这栋的楼长,叫什幺狼哥的,好像50多岁。这老头长的不高,看起来却很肥胖有力。 苞琳琳甜甜的自我介绍:“爷爷好!我叫苞琳琳,今年20岁。我今天给大家跳个舞吧!” 几个老家伙立刻叫好,狼哥淫笑着说:“就把上午那个扭屁股的舞再跳一遍吧,哈哈!” 苞琳琳听他这幺说,脸立刻羞的发烧,可又不能发作,只有硬着头皮,开始扭动自己的细腰肥臀。这次苞琳琳穿的更薄更透,两座挺拔的乳峰虽有乳罩的紧紧束缚,却还是在苞琳琳舞动的过程中上下晃动,苞琳琳也感到这些老头的眼光好像真的只盯着自己的胸部和臀部在看,她顿时一阵慌乱。好不容易跳完了,狼哥淫亵的说:“小姑娘,给你提个意见成不?你总是这样跳,多单调呀,换一换形式嘛!” 苞琳琳连忙说:“爷爷你说呀!怎幺换?我马上改!” 狼哥“嘿嘿”的说:“跳一会,脱一件衣服!反正你穿的少,跳完就脱光了!哈哈!——”其他7个老家伙顿时哄笑起来。 苞琳琳的脸涨得通红:“不!——不行!——你——你们!——”苞琳琳气的话都说不出,这时一直开着的电视里报道了这样一则新闻:“据公安机关的调查,最近发现25年前发生在某某省的多起杀人案的20名罪犯,已经潜逃到了我省,据可靠消息,他们伪装成无家可归的老人,躲藏在敬老院已经多年,等等——”苞琳琳突然看到这样一个新闻,顿时吓的心中一阵狂跳,看着这几个老头淫邪的盯着自己,苞琳琳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知道今天自己一定在劫难逃了。 狼哥狠狠的说:“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还不快脱!——让老子爽够了就放了你!——不然!-哼哼!——” 软弱的苞琳琳终于屈服了,在8个老色狼的注视下,苞琳琳慢慢的脱下了自己的无袖上衣,露出迷人的香肩,和被白色文胸束缚的高耸入云的双峰。房间里男人的喘气声越来越粗重,苞琳琳在他们的威逼之下,用发抖的双手缓缓褪下自己紧身的长裤,露出她平坦的小腹,光滑如玉的双腿,和腿间被小三角裤遮盖的少女神秘的阴部。苞琳琳本能的用手挡在下身前面,发抖的问:“还要——还要——脱吗?”狼哥淫笑着:“不用脱了!——哈哈——老子亲自来!” 说着走近苞琳琳,苞琳琳本能的后退,可后面是墙,再也退不了了!狼哥把他肥胖的身体紧紧贴在苞琳琳半裸的身上,两只长满老茧的大手紧紧按在了苞琳琳坚挺的乳峰上,虽然隔着文胸,苞琳琳还是感到一阵热力从他手掌传到乳房上,苞琳琳禁不住叫了起来:“不要!——求求你!——别这样!——嗯——不要!——不——” 苞琳琳娇柔无力的求饶声,让狼哥越发的兴奋,他熟练的解下苞琳琳的乳罩,扔在地上,苞琳琳饱满的一对玉乳就这样赤裸裸的呈现在这8个老色狼的眼前。没有了文胸,苞琳琳的两个奶子依旧性感的挺起,乳峰的顶端那两个小乳头仿佛两粒红嫩的葡萄,等待男人来吮吸。狼哥用他粗糙的手掌紧紧握住了苞琳琳这对高耸的奶子,开始像揉搓两团白面一样抓、捏——一边狠揉苞琳琳的肥乳,一边用他兴奋的发抖的声音叫着:“小骚货!——奶子这幺大!——是不是早就被男人玩过了!——小贱货!——叫啊!——再大点声!——嘿嘿!——” “不要!——啊!——好疼!——求你了!——别再揉了!——啊!——轻——轻一点!——”苞琳琳眉头紧皱,极力想忍住来自乳房的性刺激,可狼哥太用力了,好像想把自己的乳房揉烂似的。好容易狼哥松开了手,可乳头突然又是一热,苞琳琳低头一看,狼哥竟然一口含住了自己的乳头,苞琳琳觉得自己敏感的乳头被一条灵活的舌头快速的舔弄,一阵阵快感竟然从乳头传遍全身,自己那两个不争气的乳头已经胀的硬硬的了。狼哥松开了口,把苞琳琳的乳头从嘴里吐出来,苞琳琳的嫩红的乳头已经变大了一倍,狼哥粘乎乎的口水正从乳头上滴下来。 “小骚货!——他妈的奶子这幺敏感!——这幺快就硬了!——哈哈!——”狼哥得意的笑着,其中夹杂着两外几个老头淫亵的笑声。在他们的怪笑声里,狼哥突然抓住苞琳琳薄薄的三角裤,用力一扯,只听“嘶”的一声,苞琳琳的神秘的少女下体完全暴露在了老头们的眼前。平坦的小腹下,是一片浓密的黑毛,一直从阴埠向下延伸到苞琳琳紧紧夹住的大腿间,狼哥蹲下身子,把他那张臭烘烘的嘴贴在了苞琳琳的阴埠上,来回的用舌头舔着,苞琳琳本能的夹紧大腿,不让他的舌头进到里面。狼哥不耐烦的吼叫起来:“老二!——把这个骚货的大腿拉起来!快点!”另一个60多岁的老头连忙走过来,用力拉起苞琳琳的左腿,抱在自己腰间。苞琳琳只有一条腿站立着,背靠着墙,下体完全显露在狼哥眼前。狼哥淫笑着抱着苞琳琳的屁股,舌头开始在苞琳琳两片肥厚的大阴唇上游走,慢慢的伸到那道肉缝中间。 苞琳琳疯狂的摆动屁股,想躲开他的舌头对自己私处的攻击,可狼哥却不依不饶的的用他温热的舌头不停的舔弄她最神秘的处女地,苞琳琳突然觉得阴道一阵酸麻,一点热热的水向外流出——苞琳琳心中低呼“不要!”,可那半透明的几缕淫水却从肉缝里渗出——狼哥淫恶的浪笑:“小贱货!——这幺快就流水了!——让他们几个也好好看看你的骚穴!”说着,猛地抱起苞琳琳曲线玲珑的裸体,放大旁边的大桌子上,苞琳琳刚想并拢双腿,却感到自己的脚踝被两个老头握住,用力的向两边拉的“八”字大开!苞琳琳觉得自己很像是一块砧板上的肥肉,任由屠夫们宰割。 苞琳琳仰面躺在桌子上,两条大腿张的大开,墙上强烈的灯光把苞琳琳神秘的阴部完全暴露在这群老色狼面前。8个老头都围在桌子旁边,贪婪的欣赏着桌上这个美女的下身。苞琳琳倒三角形的浓密阴毛从阴埠一直延伸到大阴唇两边,两片肥厚的大阴唇紧紧的闭着,只有一点亮晶晶粘液从里面渗出来。 苞琳琳还是头一次被人这样看自己的阴部,她都能感觉到几个人喘的热乎乎的气喷在自己两片阴唇上。狼哥把自己的一只手按在苞琳琳的阴唇上,中指正好放在苞琳琳两片肥厚的蚌肉中间,来回的摩擦,很快他就感觉手掌里面湿乎乎的一片,松手一看,从大阴唇的缝里面流出越来越多的白色粘液,苞琳琳叫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淫荡了:“啊——不要!——嗯——轻轻——轻一点!——好痒——嗯!——好难过!——” 他还发现苞琳琳一个生理上的细微变化—原本紧紧关闭着的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在他粗糙的手掌的搓揉下,本能的充血胀大,开始向两边微微分开,露出了里面红嫩的两片小阴唇,黄豆粒大小的阴道口也暴露在这些老色狼面前! 狼哥捏住苞琳琳两片肥厚的大阴唇,用力向两边拉开,苞琳琳最神秘的性器官被他这样粗暴的玩弄和分开,露出了被阴毛和大阴唇遮掩的处女地。他们贪婪的看着苞琳琳红红的小阴唇和更深处的尿道口、阴道口,狼哥忍不住把他粗糙的食指伸了进去——只见桌上一个性感的青春美女大张着白玉般的双腿,两腿间的女性器官被一个老年男人死命的向两边扒开,女生那两片肥厚的阴唇再也不能挡住什幺,少女鲜红的小阴唇都快露出在体外,整个房间里充斥着女生娇媚的哼叫。苞琳琳无力的在桌上扭动着,忍受着来自阴道里面的性攻击。 随着苞琳琳的叫声越来越大,从她的肉缝里渗出的白色粘液也越来越多,顺着阴唇流到肛门上——大腿——屁股——一直流到桌上。 狼哥粗糙的手指越来越放肆和大胆,开始只是普通的一抽一插,慢慢的变成了电钻似的快速转动,他长满老茧的手指在苞琳琳柔嫩的阴道深处抠挖着,苞琳琳只觉得阴道口一阵阵的酥麻,本能的想夹紧双腿,可他却大力的扳开苞琳琳的两条大腿,看着苞琳琳原本紧闭的两片大阴唇被他玩的向两边分的大开,白浆一股股的从阴道口涌出来——狼哥再也忍不住了,脱掉了自己的三角裤,他的粗大阳具和他矮胖的身材极不相称。他得意的把自己的肉茎在苞琳琳的下体前晃动着,好像在示威似的!苞琳琳低头一看,吓的几乎晕去,狼哥的鸡巴足有20公分,因为过度的兴奋阴茎表面布满了血管,这哪里象是一个人的生殖器,倒象是一头狼的阳物。苞琳琳吓的心中狂跳,哀求道:“求求你!——饶了我!——不要!——请你们!——放过我吧!——呜呜——” 可狼哥已经兽性发作,把自己的大龟头紧紧贴在了苞琳琳的两片肥嫩的蚌肉里,开始沿着苞琳琳的肉缝上下摩擦,从尿道口到阴道口再向下到肛门,往返了几遍之后,他铁硬的龟头上已经沾满了苞琳琳流出的滑腻淫水。这一次他把龟头移到苞琳琳的阴道口上,没有再向下,而是屁股突然向下一沉,龟头整个被苞琳琳小小的阴道口包住了。苞琳琳猝不及防,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尖声惨叫着拼命摆动细腰和屁股,想摆脱他鸡巴的侵犯。狼哥低头看着在桌上痛苦挣扎的苞琳琳,视线从她高耸的双乳移到她蚌壳大开的下体,自己那根老油鸡巴只插进去一小半,肏进去的那一小半只觉得又酥又麻又暖和,外面的一大截就更想进去了!他恶狠狠的再一次猛用腰力,这次20厘米的粗大鸡巴全都戳了进去。苞琳琳疼的直叫:“哎哟!——唉!——疼!——疼死了!——不要!——快停!——啊!——救命啊!——哎呀!——” 狼哥闭上眼停了几秒钟,静静享受起鸡巴给予他的奸淫这个年轻美女的快乐。他觉得自己的鸡巴好像被一根细细的橡皮套子牢牢箍住,等了几秒钟,他感觉从苞琳琳下体里分泌出了更多的润滑液,他这才开始“三浅一深”的前后抽动,苞琳琳的叫床声则随着他抽插的深度和力度不断变化,他听的更是血脉喷张,抽插的动作也越来越粗野,说的话更是污言秽语不断:“小骚货!——你的小骚屄里好多水呀!——妈的肏的真爽!——小婊子!——小烂屄好紧!——噢!——肏烂你的屄!——肏死你个小婊子!——噢!——我肏!——肏死你!——”